详 细 说 明
 
百家AG破解|HOME

六场现代淮剧

奇婚记
   (根据郑彦英小说《太阳》改编)
    编剧  贺寿光  徐恒斌  宋泽夫

         由江苏省淮剧团上演。
        1985年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获演出一等奖,剧本一等奖,主演一等奖等九项奖。
        1985年参加江苏省庆祝建国35周年戏剧调演,获优秀演出奖、优秀剧本奖等奖项。
        1985年获江苏省第三届戏剧百花奖。

序幕
时  间   十年内乱中期。
地  点   田家村岔路口。
布  景   台左一棵苦楝,枝丫光秃,怒指苍穹,台中有一枯树根,可歇行人,台后有一横贯舞台的长
          堤,堤旁隐约可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残破标语。暮云低垂,狂风肆虐。
          [深沉的音乐声中,秋萍挽瞎爹踉跄登场。
         (伴唱)[拉调]
                      啊……
                      风怒号海怒吼途程迷漫,
                      父女俩逃至这偏僻海湾。
                      这年月人妖颠倒恨无限,
                      孤零女今后怎将生活承担?
            [瞎爹咳嗽,咯血。
秋  萍    哎呀,血!爹,快坐下歇息,我到前面庄子上去讨点吃的给你暖暖身子……
瞎  爹    那……也好,快去快回。
秋  萍    哎!(下)
瞎  爹   (又咳起,疼痛难忍)秋萍!秋萍!(挣扎,跌扑,终于昏倒在地)
            [田大憨内唱:“社员都是向阳花——”上。
田大憨    嗨!
            (唱)[自由调]
                   人穷偏偏装快活,
                   我憨大哥苦中作乐自寻欢。
                   可叹我大田里生活没少做,
                   日上工,夜勤苦,
                   喊口号,学唱歌,
                   到头来还是泥菩萨自身难过河。
                   一个工倒找队里七分半,
                   我“苦”得多超支也就多。
                   造反派东里造反西里乱,
                   处处都唱批斗歌。
                   他斗你,你斗我,
                   架飞机,九十度,
                   斗来斗去,越斗越叫人糊涂。
                   为什么死做活做还挨饿?
                   为什么高调唱,唱高调,高调越唱越走下坡?
                   眼看又要把年过,
                   我家无柴米难开锅。
                   幸亏我,有计算,
                   养了一头小毛猪,
                   卖得现钱四十五,
                   心里拨动小算盘,
                   有了钱就好办年货,
                   光棍也要图热乎。
                   兴冲冲不觉走完九里路,
                   九里路唱了十支快活歌。
             [秋萍上,寻找瞎爹。
秋  萍     爹!
田大憨    你----
秋  萍     大叔,你看到我爹了吗?
田大憨    没有哇。
秋  萍     爹---(发现)啊!爹! 爹----
田大憨    小姑娘,他,他是怎么搞的?
秋  萍     我爹已有三天不吃茶饭了。爹呀!
田大憨    哦,心口还有热气,快,快送医院抢救。(脱下自己的棉衣裹起瞎爹)
秋  萍     医院?抢救?呜——(大哭)
田大憨    啊呀,哭有什么用?快走!
秋  萍     我们是逃难的,哪来这些钱?爹!
田大憨    钱!原来是这样!
            (唱)[自由调]
                     小姑娘哭碎了我的肝胆,
                     瞎老人生死只在顷刻间。
                     我本当解囊救人难,
                    怎奈是自顾不暇好为难。
秋  萍     爹!(哭)
田大憨    (唱)急人危难莫怠慢,
                      掏钱帮助他们度难关。(欲掏钱又止)
                      呀!
                      一分一厘皆血汗,
                      出手容易收回难。
                      这笔钱要还队里超支款,
                      又要靠它过年关。
                      还打算替二嫂
                      ……替二嫂做件新衣衫,
                      我何必力薄偏挑重扁担。
                      还是快点把路赶——
秋  萍     爹!爹!(又哭)
田大憨    咳!
            (接唱)见死不救,还算什么男子汉?
                        岂不成了只顾钱财不顾人命的黑心肝。
                        罢,罢,罢,
                        顾什么还款,过什么年关,
                        图什么热乎,添什么衣衫,
                        只当替自己把病看,
                        不救老人心不安。
              别哭,别哭,我有钱!快把他送到医院去。
             (瞎爹苏醒)
秋  萍     爹,这下好啦,这位大叔说,他出钱帮你去看病哩!
瞎  爹     啊呀呀,大恩人哪,请问尊姓大名?
田大憨    恩人不敢当,庄上人都喊我憨大哥,你老人家就喊我大憨吧。
瞎  爹     哦,憨大哥。
田大憨    哎,老大爷,我背你上医院去吧。
瞎  爹     不,我……恐怕……不行了。
田大憨    这……(着急地四面顾盼)大叔,大叔,快来唷。
             [老田埂上。
老田埂    出什么事啦?
田大憨    快帮我把这瞎老爹送医院。
老田埂    别毛毛糙糙的,让我看看。(抚瞎爹胸口、鼻息)这个人不行啦!
田大憨    啊,难道就不能救啦,我有钱哪!
             [田长发、田雨春、二婶等陆续上场。
瞎  爹     (又苏醒)憨、憨大哥,别费心啦,我肯定活不了啦,我这苦命的孩子怎么办呢?
秋  萍      爹---(哭泣)
老田埂     咳,我现在一不当权,二无钱财资助,真难哪!
二  婶      老大爷,就让我领回去扶养吧!
老田埂     不行,你孤儿寡母的,自己倒揭不开锅啦!
田大憨     是啊,是啊!
田春雨     就给我做个妹妹吧!
老田埂     雨春,你懂什么,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田长发     再说,你晓得他家是什么成分?
田雨春     这……
田大憨     就给我做个女儿吧。
田长发    你还没讨老婆,哪来的闺女?
老田埂    (打量秋萍)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田大憨    什么办法?
老田埂    婚——进!
田大憨    什么叫婚进?
老田埂    就是给你做老婆。
二  婶    (一怔,欲语又止)……
田大憨    啊……不不不不行!
老田埂   大憨,不是婚进就报不了户口,没有户口就没有口粮,没有口粮就不能活命啊!你就答应 
            下来,等姑娘大了再……
田大憨   不,不能,不能!
  众       你就答应了吧。
老田埂    现在救急要紧,你就答应了吧。
瞎  爹     憨大哥,我虽然双目失明,但已看到你一颗心啦,我把这十二岁的女儿交给你,也就无牵
             无挂了,今天就请这位大叔为媒,(掏出银锁片)这银锁片为证……
田大憨    不,不!
秋  萍     大叔!爹!大叔……大叔!(突然跪下)求求你,答应我爹吧。
  众        大憨!
田大憨    这……我……答……应。唉!
秋  萍     爹,他答应了,他答应了。(发觉瞎爹已经断气,大哭)爹——
             [幕后合唱声起:
             [秋萍谣]
                      啊——
                      风声潮声伴哭声,
                      苦楝树下缔奇婚。
                      唯愿泉台少衔恨,
                      千金一诺已断魂。
           [合唱声中,老田埂将银锁片挂于田大憨颈项,田大憨手捧锁片,如坐针毡,十分为难。一
           束光罩在他的身上,渐收。
           [幕徐落。

第一场   承照应   日久情愈重
时  间    八年后。中午。
地  点    田大憨的家。
布  景   一丛翠竹掩映着青砖红瓦的农家房舍。从陈设上可以看出,这是一户蒸蒸日上的小康之家。
           [幕启。秋萍捧鸡食上。
秋  萍  (唤鸡,撒鸡食)哆哆哆哆,哆哆哆哆……
          (唱)[拉调]一把把鸡食撒在地上,
                   大鸡争小鸡抢闹闹囔囔。
                   看眼前美景如画令人舒畅,
                   思前想后不由我千头万绪涌上心房。
                   实难忘八年前凄凉景象,
                   父女俩逃难来到田家庄。
                   爹爹他孤坟一座海边葬,
                   撇下我苦藤一根留异乡。
                   多亏得田大憨将我收养,
                   照应我孤零女胜似爹娘。
             [转秋萍谣]
                   这几年东风解冻蒸蒸日上,
                   庄稼人犹如禾苗沐阳光。
                   爹爹他冤案昭雪我心欢畅,
                   苦尽甘来怎不叫人喜满胸膛。(唢呐、鞭炮声)
             [转拉调]
                    连日来只听得唢呐声声鞭炮响,
                    有多少好姐妹情深意稠进了洞房。
                    为什么我忽然间满怀惆怅?(沉思进房)
            [二婶上。
二  婶   (接唱)忘不了多年来相依相帮。
                       送水饺将大憨秋萍来探望,
                       聊表寡嫂一片心肠。
            秋萍——
秋  萍    哦。二嫂,快坐下歇息。春兰和二楞快拜堂了吧?
二  婶    一个庄子上住,拜堂不拜堂的,反正天天在一块。
秋  萍    唔,那总还是有区别的。
二  婶    说的也是,再等两个月,催他们把喜事办了。
秋  萍    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吃喜糖哪!
二  婶    那还少得了你们吗?哎,他呢?
秋  萍    啊?
二  婶    大憨哪!
秋  萍    噢,他锄地还没有回来呢!
二  婶    这人真是,忙起来饭也顾不上吃了。呶,今天包饺子,端点给你们尝尝。
秋  萍    二婶,你吃什么好东西都忘不了我们。(将饺子放进锅里)
二  婶    看你说的,二嫂麻烦你们的事多呢!今天煮的什么中饭哪?
秋  萍    炕山芋。
二  婶    大憨能吃吗?
秋  萍    嗨,春天炕山芋又甜又香,城里人想吃还吃不到呢!
二  婶    秋萍——
秋  萍    啊?
二  婶    大憨胃子有毛病,一吃山芋就要疼,两人一块过日子,要知冷知热,多关心哪!
秋  萍    二婶,大憨有这个毛病,可从来没对我说过呀!
二  婶    他就是这个憨脾气。
            [田大憨扛锄头上。
田大憨  (进门)二婶。
二  婶   (心疼地)哎呀,看你满脸汗,浑身泥。(拿毛巾欲给大憨揩擦,忽又止,转递秋萍)快打
            点水给他洗洗。
秋  萍    哎。(将水桶里的凉水倒进面盆,大憨欲洗)
二  婶    别忙,再加点热水掺掺。热身子,凉水洗了会生病。
田大憨   不要紧。
秋  萍    (往面盆里掺热水,见二婶提起空水桶欲下,忙制止)二嫂,让我去拎。
二  婶    我去。(下)
秋  萍    快洗吧,这里有肥皂。(帮大憨擦身子)
田大憨   哪来的饺子?
秋  萍    二婶送来的,快吃吧。
田大憨   我口渴,想吃冷粥。
秋  萍    冷粥都让我吃了,你快吃饺子吧!
田大憨   我不吃,你吃吧。
秋  萍    你吃。
田大憨   你吃。
秋  萍    不嘛,我说不吃就不吃。
田大憨   (拿碗分开饺子)好,好,好,我们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总行了吧?你不吃,我也不
             吃。(佯装生气)
秋  萍     好,我吃,我吃。(坐下吃饺子)
田大憨    哎,太淡了,倒点酱油来。(秋萍转身拿酱油,田大憨忙将碗中的饺子拨几个给秋萍,然
            后佯装猛吃)
秋  萍    (发觉,苦笑)哎,你看谁来了?(大憨掉头,秋萍忙将饺子拨给大憨,然后佯装猛吃)
             快吃吧,我要收拾碗筷了。
田大憨   (发觉)你——(欲拨饺子给秋萍)
秋  萍    (故意地)别人吃剩的东西,我是从来不吃的。
田大憨    你……好吧。(边吃边说)你去玩吧,碗筷我来洗。
秋  萍     吃过饺子去歇会儿,让我洗吧。
田大憨    我来。
秋  萍     不嘛。
田大憨    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听话,我来。(二婶拎水上)
秋  萍     你再这样,我就把它全掼碎。
二  婶     啊!秋萍——(田大憨趁机端碗下)
秋  萍     二嫂,我叫他休息,他偏要抢着洗碗。他——(发觉大憨已将碗筷端走)唉!
             [田雨春与春兰风尘仆仆地上。
春  兰     秋萍,哦,妈,你先来啦。正好,有事要跟你商量。
二  婶     什么事?
春  兰     养鱼。
秋  萍     养鱼?
田雨春    对,是养鱼。(与秋萍交谈。手指窗外示意,秋萍不住地点头)
春  兰     二楞去请老太爷啦。马上全到这儿来商量商量,联户办鱼塘。
             [二楞引老田埂上。
二  楞     老太爷来了。
             [老田埂进门,发现田雨春与秋萍并肩凭窗交谈,面露不悦之态。
老田埂    大憨哪!
             [田大憨内应“就到就到。”随后上。
田雨春    哦,老太爷来了。
老田埂    嗯,公社来电话,要办个养鱼技术员学习班,你收拾收拾准备去。
田雨春    让秋萍去吧。她想学习,人又聪明。秋萍——(秋萍正与春兰谈话,未听见)秋萍,你自
             己来说呀……
老田埂    什么?你叫她什么?
田雨春    秋萍哪。
老田埂    这名字是你叫的吗?
春  兰     这怕什么?中央首长都叫名字呢!
二  婶    (制止地)春兰。
老田埂    胡闹!小春兰,到城里学了几天裁缝,就不晓得天高地厚啦。(拍桌子)尊卑长幼都不分
            了,还得了!(田大憨上)雨春,当着你憨叔的面,向你憨嫂赔个礼!(众愕然)你给我
             叫一声憨婶!去呀!
田雨春   (无奈地)憨——婶!
春  兰    (一跺脚)嗐!
             [切光。幕落。

第二场    盼同心  心声难相通
时  间     数月后,下午。
地  点     鱼塘畔。
布  景     秋水共长天一色,芙蓉与芦花争妍。碧波之上,竖一牌子,写有“联户养鱼塘”字样。
             [田雨春背挎包、持竹杆,唱导板上。
田雨春    (唱)[自由调]
                    外出学习三月整,
                    方知养鱼学问深。
                    回村且莫把家门进,
                    来到鱼塘测水情。(脱鞋,卷裤,携竹杆下水)
             [秋萍担竹篮上。
秋  萍    (唱)[秋萍谣]
                     手提竹篮出了村,
                     每到村头总不宁。
                     常想见到一身影,
                     望断大路不见人。
                     秋萍哪秋萍,
                     衣裳有水能洗净,
                     心病如何得除根。
            [转叶子调]
                    那一日田埂叔逼他喊我婶,
                    喊得我从头凉到脚后跟。
                    从那后两人见面光发怔,
                    不见面心中又觉乱纷纷。
                    连日来我自思自量自发问,
                    莫非我另有念头心中生?
                    错,错,错。
                    忘恩负义万人恨,
                    心有别想决不能!(欲洗衣发现鞋子)
             咦,谁的鞋子扔在这里?
             [田雨春蹚水上,并在笔记本上作记录。
田雨春    塘心水深一米六五。
秋  萍     啊,雨春,你回来啦?
田雨春    啊!秋——憨婶,你在洗衣服?
秋  萍     哎,你钻到鱼塘里干什么?
田雨春    根据外地经验,我有个新想法,想发展多层次养鱼。
秋  萍     多层次养鱼?哎呀,快上来,上来说。
             [田雨春上岸,脚下一滑,差点跌倒,秋萍忙扶住,二人同时一怔,忙松手,秋萍取下自己
             脖子上的毛巾,在水中淘洗着。
田雨春    根据这水的深度,完全可以发展多层次养鱼。白鲢、青鲲、草鱼、鲤鱼,由上到下,由浅
             到深,这样,产量可以成倍的提高。我测算了一下,多层次养鱼要比现在的养法增产两万
             斤。
秋  萍     两万斤?!(一震,手中毛巾落水,忙去抓,身子往前一倾,险落水。雨春一把拉住,四
             目相对,尴尬地松手。秋萍递上手巾)拿去,擦把脸。
田雨春   (擦罢脸)嘿,这次去学习,收获真不小。
秋  萍     你学习,学在你自己肚里,别人又……
田雨春    那不要紧,我教你嘛。哎,对了,马上公社还要办第二期学习班,你还可以去呀。
秋  萍     真的?(一喜,忽又显了哀伤)唉……
田雨春    先说服大憨叔,他同意了,你就能去了。哎,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每天给他宣传一点科学
             技术,让他逐渐产生兴趣,这样,距离就可以慢慢缩短,就能找到共同语言。对,就先从
             这儿开始。(从包里掏出书)呶,这两本书先给你用。
秋  萍    (翻书)可我……
田雨春    哦,我家里有词典,回头给你送去。(拿过书指点着)
             [春兰与二楞共乘一车上。春兰发现雨春和秋萍正在交谈,悄悄跳下车,走到二人背后。
春  兰     嗨,你们俩……在谈什么秘密?
田雨春    哦,春兰姐,我们正谈一种新的养鱼技术。
二  楞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田雨春    刚到家。
春  兰     一回来就到鱼塘,真积极呀!
秋  萍     你们更积极啦,一个新郎,一个新娘,娶亲路上还关心我们鱼塘……
田雨春    噢,你们今天拜堂?哦呀,新娘子在路上可不作兴停留啊!
二  楞     (一看表)哎呀,春兰,你看。(示手表)
田雨春    唷,楞哥等不及啦。
春  兰     你们谈谈,我们先走。(自言自语)我看他们俩……
二  楞     哎,你可不能瞎说呀!(二人亲昵地上车,下)
秋  萍    (羡慕地看二人背影)看他俩,多热乎!
田雨春   (脱口而出)两口子嘛!
秋  萍    (触到了痛处)……哎呀,光顾说话了,快把鞋穿上吧。(拿起鞋)唷,你看这鞋
            子…… (取出随身针线,补鞋)
田雨春   我这脚呀,铁鞋子也经不起磨。
            [田大憨与田长发同上。
田长发    哦,雨春回来啦?
田雨春    哎,回来了,二位大叔从哪里来?
田大憨    上街赶集的。哎,雨春哪,你一到家就拿根长竹杆子,又想搞什么花头经啊!
秋  萍      你——
田雨春     这——憨婶,(指指脑袋)多宣传宣传啊。憨叔,我先走。
             (下)
田大憨     嗨,现在的小青年呀……
田长发    (分别看了看大憨和秋萍,若有所思地)你们谈谈,我也先走了。(下)
田大憨     嘿嘿,你看,我给你买了些什么!
             (唱)[自由调]
                      今天上街赶集市,
                      替你买了几件衣。
                      春秋衫紫色小花粉红底,
                      夏装买的涤确丝。
                      锦纶绒裤花头细,
                      外面罩的是派力司。
秋  萍       哎,我叫你替我买的书呢?
田大憨      哦,在这儿。(掏书)等我把衣料买好,摸摸口袋,还剩八分钱,就替你买了本小人
               书——喏,《猪八戒吃西瓜》。
秋  萍       你——唉,算了,不谈这个!哎,我想和你商量件事情……
田大憨      什么事?(打了个呵欠,坐下)
秋  萍       听说公社还要办第二期养鱼技术员学习班,我想去参加。
田大憨      又是听雨春说的?不要听他吹。我没养过鱼,吃过鱼,鱼只要在水里,不喂食它也长。
              (又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
秋  萍      你——你总是不相信科学。养鱼学问大呢。哦,对了,你听,
              (翻开书念)现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十分重视养鱼科学,积极发展多层次养鱼,大幅度提
               高产量。草鱼、鲤鱼、白鲢、青鲲,由上到下,由浅到深……(秋萍读得很激动,不料
               田大憨已经打起呼噜。秋萍悲从中来,忍不住低声抽泣。呼声、泣声交替出现)
              (伴唱)[变体秋萍谣]
                          盼同心,心难同,
                          好似热流遇寒风。
                          近在咫尺,近在咫尺啊,
                          却为何如隔关山几多重?!
             [老田埂偕田长发匆匆上。
田长发    老太爷,你看。
老田埂     哼!
秋  萍     (闻声急止泪)哦,老太爷来啦。
老田埂     大憨哪。
秋  萍     (推醒田大憨)哎,老太爷叫你。
老田埂     二楞和春兰今天拜堂,等我们去吃喜酒呢。
田大憨     哦哦,一块去吧。
秋  萍      我不想去,你一个人去吧。
田长发     唷,还不好意思啊,两个人一块去看看,学学,趁早圆房吧。(示意憨拉萍)走。
田大憨     去不去随她便吧。我们走。
老田埂     唷,大侄子还蛮晓得体贴人呢!秋萍哪,大叔我替你作的主怎么样?不错吧,眼一眨八年
              了,该替你们圆房了。
田大憨     嘿嘿,我们先走吧。
田长发     憨人有憨福,哈哈,走吧。
老田埂    (瞪了田长发一眼)走吧。(三人相随而下)
              [幕内鞭炮声、锣鼓声、唢呐声阵阵传来。
秋  萍     (郁郁不乐地向远方眺望)
              [起无伴奏童声合唱:
                       新娘子,长辫子,
                       勾住新郎热肠子。
                       夫妻双双进帐子,
                       新娘新郎咬鼻子。
                       哈哈哈哈……
              [喜乐声进入高潮。
              [秋萍烦燥无比。鼓乐声中,先是皱眉,继而捂耳,终于踢翻竹篮,掩面而泣。
              [切光,幕落。

第三场   惊噩梦  苦情诉与谁
时  间    接前场,晚。
地  点    田大憨家。
布  景    同第二场,桌上多一盏灯。
            [秋萍心思重重地上,点灯。
秋  萍    他怎么还不回来呢?
            [田雨春上。
秋  萍    (闻脚步声)哦,你回来啦!啊,是雨春哪!
田雨春    憨婶,憨叔还没有回来?老实人说不定又被大家拖住闹新娘子了。
秋  萍     唉!
田雨春    我把词典给你带来了。
秋  萍     啊,太好啦,谢谢你啦。
田雨春    不用谢。憨婶。以后要带什么东西,尽管告诉我。
秋  萍     你不要叫我憨婶好不好?
田雨春    那怎么叫?
秋  萍     你比我大两岁,又是我学文化的老师,还是叫我的名字吧。
田雨春    叫名字?秋……哎,本来是叫惯的,现在倒叫不出口了。
秋  萍     哎——那你就叫“哎”。
田雨春    哎——!哎呀!怎么能一脚高一脚低的乱叫哪?要让老太爷听见又要……
秋  萍     哎,什么一脚高一脚低的?你不是堂堂正正站着吗?唷,你这双鞋子又破了。
田雨春    我妈死得早,没人做鞋子。
             [秋萍将畚箕中的草木灰布于门口。
田雨春    我还要回去把鱼塘规划拿出来呢,憨——哎,先走啦。
秋  萍     你,走好。(目送田雨春下,然后转身进内,取纸,剪下鞋底样)
             (唱)[自由调]
                      雨春他人走留脚印,
                      猛然间是何物触动我心?
                      转身又见镜中影,
                      春华初展正芳馨。
                      却为何眉紧锁双目发怔,
                      如同那含苞朵罩着乌云。
                      虽说是江河上寒冰融尽,
                      激流中却还有一叶漂萍。
                      谁能解我心中难言之隐?
                      小蚕儿尚有那满腹丝(私)情。
                      纵然有一腔话诉与谁听?
                      强镇静挑油灯且读书文。
              [田大憨醉步上。
田大憨    (唱)[自由调]
                     侄女请我吃喜酒,
                     吃得我心头颤悠悠。
                     众亲友都夸我憨福不丑,
                     谁知我是有名无实看白了头。
             (近窗前见秋萍身影)
                    小秋萍越长越俊秀,
                    不由我浑身阵阵涌热流。
             秋萍,秋萍。
秋  萍     啊,你回来了?
田大憨    是啊,男子汉回来了。
秋  萍     你,酒喝多了。
田大憨    不多,男子汉大丈夫,喝酒不怕多。(从锅灶上取过酒瓶和两只酒杯,斟起)我还要你陪
             我一起喝。
秋  萍    (将计就计,哄下酒瓶)好,我陪你一起喝。
田大憨    对对,我们夫妻俩,喝盅交杯酒。
秋  萍     啊!你酒喝多了,不要喝啦。(欲收酒杯,田大憨阻挡)
田大憨    秋萍,我们的侄女都结婚了,我……
秋  萍     这……
田大憨    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就圆房吧。(伸手去拉秋萍)
秋  萍     (惊恐地躲避)不、不。
田大憨    不、不、不要怕。(吹掉油灯,扑向秋萍)
秋  萍     啊!(猛打大憨一记耳光)
田大憨   (惊醒)啊!
秋  萍     这……(猛转身扑于桌上痛哭)爹!
田大憨    这是怎么啦,我,这是怎么啦?!(走近秋萍身边)
             秋……秋萍!
秋  萍     你,出去,给我出去!
             [田大憨手足无措地退出门外。秋萍急插上房门。
秋  萍     爹……!
             (唱)[淮调]
                    哭一声我那苦命的……爹呀,
                    你九泉下可知女儿满腹含悲?
                    八年前你允下奇婚把眼闭,
                    撇下了孤零女寄人门楣。
                    秋萍当年十二岁,
                    不知“婚进”属何为!
                    岁月流逝快如箭,
                    儿已识人间喜与悲。
                    这幕戏如何朝下演?
                    爹爹呀,儿纵有天大的委屈诉与谁?
田大憨     啊!
              (唱)[淮调]
                       秋萍她饮恨含泪把门闭,
                       一声声如泣如诉好伤悲。
                       田大憨枉活了四十多岁,
                       竟然还分不清好歹与是非。
                       今日里灌黄汤朦胧半醉,
                       吐秽言作丑事颜面难遮。
                       恨不能撕烂了自己的嘴,
                       空后悔顿足揉胸把心捶。
秋  萍   啊!
           (唱)[淮调]
                   只听得忠厚人把自己责备,
                   在门外顿足揉胸热泪垂。
                   八年来他为我吃苦受累,
                   光棍汉盼成亲于理不亏。
                   想圆房也并非行为不轨,
                   又怎能责怪他想入非非?
                   更何况他今晚一时酒醉,
                   我不该举手打叫他伤悲。
             [开门,转念,又止。
            (接唱)这样做岂不是自贱自卑!
田大憨    啊!
            (唱)[淮调]
                    忽听得门闩响我心抖颤,
                    秋萍她会不会万念成灰?
                    倘若她寻短见我有大罪,
             (从门缝往内瞧,看不见室内,急得敲门)秋萍,秋萍!
秋  萍     (大惊,误会)你想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田大憨    (舒了一口气)哦!
             (接唱)听到你说话声我魂魄方归。
                         秋萍哪——
                         原谅我糊涂之人越了轨,
                         原谅我酒后失常这一回。
                         你就只当被疯狗撵,
                         你就只当被恶狼追。
                         好在是有惊无害灾已免,
                         还望你把烦恼一旁推。
秋  萍   (唱)[淮调]
                    老实人句句都是老实话,
                    诚心诚意解困围。
                    我暂且忍悲泪将他劝慰,
           (开门,复转念,又关上)
                    用何言对大憨把罪来赔!
田大憨   啊呀!
            (唱)[淮调]
                     房门二次开复闭,
                     大憨心头挨重捶。
                     她仍怕我存歹念,
                     叫我如何心不灰?
                     一扇门隔断八年情一片,
                     夫不夫妻不妻四行泪水各自垂。
                     自从那苦楝树下奇婚配,
                     如父女胜兄妹我从未有越轨行为。
                     她待我百般体贴尊如长辈,
                     我念她年幼小爱之入微。
                     如今她已交二十岁,
                     大憨我常觉春风心头吹。
                     如若她愿和我地久天长不嫌受累,
                     大憨我苦断脊梁也不皱眉。
                     我也想为她择婿另婚配,
                     又难舍多年情谊随风吹。
                     思前情想后事我要自解自慰,
                     罢罢罢,宁愿自受苦,莫把她连累,
                     她愿爱谁就爱谁,
                     一片心如何能使她理会?
                     左思右想唯有此举方能把心推。
                     怀中掏出银锁片,
                     物归原主你收回。
                     秋萍哪!
                     我该死,我有罪,
                     我不该酒后胡乱为。
                     你莫把苦恼藏心内,
                     我愿成全去解围。
                     若怕人言太可畏,
                     我亲自替你去做媒。
                     大憨门外恳求你,
                     只求你——
                     揩揩眼泪,宽宽心扉,
                     今日荒唐,我已后悔,
                     一时酒醉,心被鬼迷,
                     从今后——
                     看我表现,看我所为,
                     打不还手,骂不还嘴,
                     你千万原谅我懵懂之人头一回。(扔过锁片)
秋  萍    呀!
           (唱)又见他扔锁片我肝胆俱碎,
                    铁石人儿也伤悲。
                   我怎能对恩人良心尽昧?
                   我怎能忘老父临终托媒?
                   我还是开房门将他宽慰,
            (打开房门)
田大憨    秋萍!
秋  萍    大憨!
            (唱)还望你千万原谅我这一回!
            [秋萍捧银锁欲给大憨,猛转念将锁片置于桌上。
            [合唱声起:
            [秋萍谣]
                      流泪眼对流泪眼,
                      断肠人对断肠人。
                      恼恨银锁无灵性,
                      偏为人间证奇婚。
            [幕徐落。

第四场   察相知  爱深恨亦深
时  间    中秋夜。
地  点    鱼塘畔。
布  景    明月泻银笼碧水,雾似轻纱罩莲荷,一个宁静而神奇的世界。
            [田大憨缓步上。
田大, 憨   唉!
           (唱)[拉调]
                   自那日酒后出丑更添烦恼,
                   见秋萍总觉得直不起腰。
                   走路也怕碰一道,
                   抬眼不敢朝她脸上瞧。
                   一颗心成天怦怦跳,
                   好似在滚油锅里受煎熬。
                   我左也思右也想才把主意拿好,
                   离家门搬到鱼塘我自带被包。
                   人发愁鱼发病实出意料,
                   叫春兰去找雨春来看鱼苗。
                  月东升却为何他迟迟不到?
                  怎不叫人心内焦?
             [二婶挟一小包裹上。
二  婶     大憨!
田大憨    啊,二婶,是你!
二  婶     过节啦,怎么也不回家?
田大憨    哦,鱼塘走不开。
二  婶     你呀,你不要再瞒我了,我都知道。
田大憨    啊,你知道什么?
二  婶     你们两个人,闹矛盾啦。
田大憨    啊!没有没有。
二  婶     你啊!
田大憨    唉!
二  婶     天气看看凉了,我给你打了一双蒲鞋,不要老是赤着脚在塘边跑,当心蛇呀什么的!
田大憨    (接过鞋)呀,又暖和,又轻巧!二婶,记得二十多岁的时候,我就常常穿你打的蒲鞋,
             长发他们老是笑话我……
二  婶     唉——你别说啦,那都是从前的事了。如今,儿女都大啦。什么时候看到你和秋萍圆了
             房,我……我也就放下这颗心啦。
田大憨    圆房?(苦笑着摇头)
二  婶     大憨兄弟,这里还有几个月饼,你把它吃了。
田大憨    哦,好。
             [春兰上,发现,含笑隐下。
             [老田埂幕内声:“大憨哪!”
二  婶     老太爷来了,我走啦。(紧张地下)
             [老田埂上。
田大憨    (忙将蒲鞋藏于树后)啊,老太爷。
老田埂    刚才谁在这里的呀?
田大憨    没有人哪。
老田埂    (揉揉眼,朝二婶下的方向看了看)是棵树的影子。到底年纪大了,眼睛不中用罗!大憨
             哪,过节也不回去团圆?月饼吃了没有?
田大憨    吃……吃啦!
老田埂    嘿,这两天,我看你神情有些不大对头,受人欺负了是吧?不要垂头丧气的,老叔叔给你
             做主!走,先跟我回去吃杯酒。
田大憨    还吃酒?不,不,我这一辈子也不想吃酒了!
老田埂    吃不吃酒随你便,主要是参加家庭民主会,你去表个态。
田大憨    什么家庭民主会?要我表什么态?
老田埂    给你研究一下圆房的日子,走!(不容分说地拉大憨欲下)
             [田雨春上。
老田埂    雨春哪,你来得正好。我和你大憨叔去喝杯酒,这鱼塘就交给你照应了啦。
田雨春    好。
老田埂    不要随便离开,当心出问题。
田雨春    你放心。
             [老田埂与田大憨下。
田雨春    (唱)[自由调]
                     老太爷临去又回叮咛紧,
                     他神色不正弦外有音。
                     我仔细思忖,疑云顿生,
                     近日来村头庄尾,暗流滚滚,
                     风言风语,令人心惊,
                     我七上八下难安定,
                     缕缕愁丝缠不清。
                     想闭眼眼中偏见两只深情眼,
                     欲定心心儿却撞一颗火热的心。
                     恨不能掏尽肺腑表心境,
                     怎奈何四面罗网八面钉。
                     未敢动步已碰壁,
                     风刀霜剑逼杀人。
                     我拼个鱼死网破不要紧,
                     连累了意中人我怎能安宁?
                     天上月,清清冷,
                     水中月,冷清清。
                     两月相亲难相近,
                     只因为中间隔着天一层!(缓步下)
             [秋萍拎竹篮上。
秋  萍     (唱)[自由调]
                     月照大地如降霜,
                     秋萍踏“雪”到鱼塘。
                     自那晚打了大憨一巴掌,
                     两人心头都添创伤。
                     他独自搬到鱼塘上,
                     中秋夜都不回家怎不叫人心发凉。
                     送月饼将他探望,
                     不知他人去何方?
             [田雨春上。
田雨春    谁?
秋  萍     呃,是我。哦,是雨春哪,看见你大憨叔了吗?
田雨春    憨叔,给老太爷带回去吃酒啦。
秋  萍     啊,他又——吃酒?
田雨春    你们俩,最近好像都有什么心思?
秋  萍     你呢?难道你……就没有心思?(雨春苦笑,默认)雨春,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田雨春    我们?
秋  萍     (自觉失言,掩饰地)哦,雨春,今天是中秋节,来,吃个月饼吧!
田雨春    月饼?
秋  萍     拿着。这是——(有意地)莲心月饼。
田雨春    莲心月饼?!(接过)
秋  萍     莲心月饼!
            (唱)[秋萍谣]
                     莲心连心有苦心,
                     莲蓬浮萍一河生。
                     倘遇风吹恶浪滚,
                     全靠莲荷护漂萍。
田雨春  (唱)[柳叶调]
                     莲心连心有苦心,
                     莲蓬浮萍一河生。
                     根虽不同同命运,
                     而对风浪同抗争。
田雨春
           (旁唱)[秋萍谣,柳叶调]
秋  萍
                        莲心连心有苦心,
                       月饼虽小份量沉。
                       车载船拉装不尽,
                       一片深情胜万金!
田雨春     秋萍!
                  (二人同时脉脉含情走近,忽又止步)
秋  萍      雨春!
田雨春    (旁白)不能,不能!
             (旁唱)为人不能失理性,
                         不能让憨叔痛苦再加深!
                         这月饼,就像天上的月亮,完美,姣好,我不忍心吃它,谢谢你了,憨——婶!
秋  萍    憨婶?是你在叫我憨婶?!
田雨春   这——是我喊错啦?
秋  萍    呃,不不不,你喊得不错!
田雨春   啊!
            (唱)[拉调]
                     秋萍她笑脸下面藏泪痕,
                     雨春我四九寒冬把冰吞。
                     我心中何尝愿意喊她婶,
                     怎奈她与我憨叔早定婚。
                     虽说是这桩婚姻双不幸,
                     为侄儿一腔话儿怎启唇!
秋  萍
           (旁唱)为什么我越怕作假偏作假?
田雨春    
                       爱得真却难露真!
田雨春    秋萍。
秋  萍     雨春。
田雨春    我有句话,闷在心里很长时间,早就想对你讲了。
秋  萍     那你为什么不讲?
田雨春    我怕……
秋  萍     怕什么?
田雨春    怕你会恨我。
秋  萍     我怎么会恨你呢?
田雨春    你能听我的话?
秋  萍     你是我心目中最……信任的人,你说的话,我一定听!
田雨春    这……(不忍开口)
秋  萍     (满怀希望)你说吧。
田雨春     我……说,你来到田家庄八年啦,这八年来,全亏大憨叔,日做爹,夜做娘,一碗粥, ,
              分了吃,一块饼,分了尝。你一天天大了,憨叔一天天老了。和他同年的人,已经抱孙子
              了,可是他,还在数着指头,天天巴,日日盼,你,你还是早点和他……成亲吧!
秋  萍      你!
田雨春     我……
秋  萍      你……你别说啦!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扑向雨春,伏于其肩头抽泣)
             (伴唱)[自由调]
                        心已碎,泪难忍,
                        爱得深来恨更深!
                        亲人拭我腮边泪,
                        再展笑颜待来生!
              [雨春为秋萍抹泪。秋萍忍泣。
田雨春     都是我惹你伤心,你骂我一顿吧!你打我一顿吧!
秋  萍      (急捂雨春嘴)不、不,你不要说啦,你做得对!
田雨春      唉!
秋  萍       我该回去啦!
               [春兰上,发现蒲鞋,取出。
春  兰       站住。你们认得这是什么?
田雨春
              蒲鞋?
秋  萍 
春  兰      这是我妈给憨叔打的蒲鞋,上一代人的悲剧,你们还想重演吗?
              (唱)[自由调]
                       见蒲鞋似见到无形镣铐,
                       上一代人为爱情受尽了煎熬。
                       我母亲与憨叔自幼相好,
                       却偏偏天河阻隔难度鹊桥。
                       恋人泪浸透了这根根蒲草,
                       相思情强织起这经经纬纬道道条条。
                      人在世心受创伤最为苦恼,
                      难道说你们还要照着前人的脚印把鞋样描?!
田雨春
              这……
秋  萍 
秋  萍      这……我……嗐!(转身跑下)
春  兰      (对雨春)傻瓜,还不快追!
田雨春     是,秋萍妹妹!(追下)
春  兰     (看着二人去的方向,突然含羞地双手蒙眼,然后得意地哼起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
              对……(下)
              [老田埂与田长发谈上。
田长发     嘿哈,老太爷呀,你抓什么事都来个先民主后集中嘛。
老田埂     那当然,要不就会出问题。
田长发     这事要不要再跟秋萍谈谈?
老田埂     用不着,定了婚的,不过是圆房早晚,多大个事情哪!况且是大家讨论来决定的,她就得
              执行。
田长发     呀!那边有两个人影。
老田埂     莫非有人偷鱼?!
田长发     我来看看。(用手电筒一照,大惊)不好啦,是秋萍和雨春……
老田埂     啊,我们迟了一步啦!把他们叫过来。
田长发     你们两个,过来!
             [田雨春携秋萍逃也似的过场下。
老田埂   (跺脚)田家出丑啦!田家出丑啦!
             [切光。幕落。

第五场   拆鹊桥   银河泛波涛
时  间    接前场,二日后。夜。
地  点    二婶家。
布  景    农家新房,室内陈设朴实、大方。
            [幕启。二婶端针线匾上。
二  婶   (唱)[自由调]
                   一桩大事从天降,
                   风言风语飞满庄。
                   秋萍雨春两相爱,
                   老太爷强逼大憨就圆房。
                   圆房,圆房好,他们早点圆房早点好!
            [春兰怒气冲冲地上。
春  兰    妈,老太爷要逼着憨叔和秋萍圆房啦!
二  婶    圆房好,圆房好!
春  兰    妈,你好糊涂呀!你说,秋萍与憨叔圆房,他们能幸福吗?
二  婶    这——唉!
春  兰    没有爱情的婚姻就应该把它拆散!
二  婶    啊!春兰,你拆散人家婚姻,你、你,你真狠心!
春  兰    狠心?妈,真正狠心的不是我!
二  婶    是谁?
春  兰    你!
二  婶    啊!你,你胡说什么?
春  兰    妈!有个人自幼就爱着憨叔,她与憨叔青梅竹马,相亲相爱,可就是挣不脱父母之命,媒
            妁之言,违心地嫁给了一个她不爱的人。丈夫死后,她摆不脱世俗的偏见,她,有情不敢
            脸上露,有话不敢冲出喉,当着人面装笑脸,背着人处悲泪流。这幕悲剧已经演了二十多
            年……她痛苦,憨叔更痛苦!今天,秋萍爱着志同道合的雨春,她却支持老太爷,逼着秋
            萍与憨叔圆房,难道让她的悲剧在秋萍与雨春身上重演?
二  婶    这……可憨叔他?
春  兰    憨叔,自然有人在爱他,可惜爱他的人自己却不敢承认。
二  婶    啊,你说是谁?
春  兰    我说的就是——
二  婶    你别说,你别说,我不要听。
春  兰    你听我要说,你不听我也要说,爱着憨叔的就是你!
二  婶    啊!你痴啦,你傻啦,你疯啦!
春  兰    妈!
            (唱)[下河调]
                     女儿我不痴不疯也不傻,
                     情也真意也切劝亲妈。
                     儿知道娘自幼想把憨叔嫁,
                     却难违父命有情的种子未发芽。
                     现如今月老偏偏乱打岔,
                     有情的要拆散无情的偏往洞房里拉。
                     儿劝娘再也不要怕这怕那,
二  婶     这——
春  兰    (接唱)你应该理直气壮把主意拿。
二  婶     不,不能,你不要乱说,让外人笑话。娘有二楞和你,心里就知足了。(欲下)
             [秋萍急上。
秋  萍     二婶,春兰。
二  婶     啊,你怎么跑出来啦?
秋  萍     老太爷和二楞追我来了。
春  兰     不要紧,先到屋里躲躲,让我把他们支走。(送秋萍进屋内)
二  婶     春兰!
春  兰     妈!
             [老田埂与二楞上。
老田埂    二侄媳妇,看到秋萍没有啊?
二  婶     她……
春  兰     妈!
二  婶     她……
春  兰     妈!
二  婶     她……
春  兰     妈!
老田埂    什么她——妈,她——妈。她妈妈的!到底来过没来过沙?
二  婶     她没来过。(二楞欲进房)
春  兰     妈,你就说实话吧,秋萍不是从门口过去了吗?
二  婶     呃,看我这记性,她是从这边走过的。(指方向)
老田埂    二楞,走,追。(领二楞下)
春  兰     秋萍!(秋萍出)快走,雨春在村头等你。(秋萍急下)妈!你真是好妈妈。
二  婶     老天爷呀!可别闹出大事来啊!
              [切光,幕落。

第六场   忆旧情  去留两断魂
时  间    紧接前场。
地  点    村头。
布  景    同第一场。只是苦楝树高大了一些,且添了枝叶。
            [幕启。
            [田雨春偕秋萍唱导板上。
田雨春   (唱)[自由调]
                    出家门肝肠断惊魂不定——
秋  萍    (唱)痛别离忆旧情揪碎我心。
田雨春  (唱)比翼鸟出樊笼同脱困境,
秋  萍    (唱)此时此刻更觉得一草一木也含情。
                    走一步三回头侧耳细听,
                    似听得大憨声声呼秋萍。
                    朝前走寻不着当年路径,
                    朝后看泪眼中[转淮悲调]涌动愁云。
田雨春    秋萍,快走。
秋  萍    (发现村头苦楝,触景生情)
            (接唱)见苦楝回想起当年情景,
                        老父亲托孤言耳畔回鸣!
            [田大憨兴冲冲地上,见二人背影一愣,隐于一旁谛听。
秋  萍    (伤心地)爹!
田雨春   秋萍,快走吧!要是被老太爷他们发现,我们就没命啦!
秋  萍    你先把船找好,我在爹爹坟墓前告别几句……
田雨春   那,你一定要当心哪。(下)
秋  萍    爹——爹——呀!
            (唱)[小悲调]
                    见坟墓如同又见爹爹身影,
                    请爹爹且容儿诉说苦情。
                   儿不是朝秦暮楚轻薄女,
                   儿不是见利忘恩负义人。
                   儿知道万死不能忘根本,
                   亏大憨儿今才能长成人。
                   大憨他待儿情比海洋深,
                   这几年他如父如兄如娘亲。
                   他为儿一腔心血都操尽,
                   秋萍我变牛变马难报恩。
                   论常规儿就该遵父遗命,
                   报恩义进洞房牵起红绳。
                   怎奈是儿心头千般苦闷,
                   抚育恩怎等同[转十字调]夫妻之情?!
                   看人家——
                   夫妻双双,
                   如影随形,
                   谈谈说说,
                   热热亲亲,
                   骂中藏爱,
                   打也含情,
                   我对他——
                   尊同父辈,
                   敬如上宾,
                   膝前承欢,
                   侍奉殷勤,
                   笑容常在脸上挂,
                   却未必开心。
                   看人家——
                   夫妻并肩,
                   心心相印,
                   畅谈理想,
                   比翼凌云,
                   互帮互学求上进,
                   面红耳赤把问题争。
                   此情此景,
                   多么诱人。
                   我与他——
                   朝朝暮暮,
                   日日夜夜,
                   开口寒凉,
                   闭口饱温,
                   只谈柴米油盐,
                   不涉半点柔情,
                   除开庄稼农活,
                   就说衣食住行,
                   平时谈长论短,
                   难有几句知音,
                   父女不像父女,
                   夫妻不是夫妻,
                   各自小心。
                   老爹爹呀——
                   你的冤案能够平反,
                   难道女儿就不能挣脱这桩奇婚?!
                   别人是人,
                   儿也是人,
                   田家村多少姐妹把情定,
                   有权爱上意中人。
                   唯独儿被无形的绳索在身上紧捆,
                   有情之人不能结合,
                   被逼私奔,
                   还要背上丑恶名声。
            [转自由调]
                   爹爹呀,
                   难道说命运真是前生定?
                   难道说女儿就该配奇婚?
                   论恩情儿离大憨实难忍,
                   谈爱情儿心唯有田雨春。
                   爹在世儿有苦情诉与爹听,
                  到如今有谁能抚慰儿这颗破碎的心!
              [田大憨无限伤感地下。
              [一阵寒风吹来,长空传来几声雁鸣,秋萍打了个寒噤。
秋  萍     (喃喃自语)我不能走,我不能走。天气凉了,大憨的棉衣还没有做好。我得回去,我得
              回去……(神思恍惚地下)
              [田雨春上。
田雨春    (压低声音)秋萍,秋萍……(寻下)
              [暗转。田大憨家。
              [秋萍忐忑不安地上,进门,默然地取针线为田大憨做棉衣。
              [田大憨失魂落魄地上,进门,发现秋萍,大出意外,怔住。
秋  萍      啊,你,你回来了?
田大憨     哎!哎!
秋  萍      哎呀,你的眼睛怎么红啦?
田大憨     呃,外面风大,沙子迷了眼。
秋  萍      我给你吹一吹吧。
田大憨     不用了,已经好了。外面天气凉了,你要多穿点衣裳,当心受凉生病哪!
秋  萍      你更要保重身体啊,虎骨酒放在床头柜里。
田大憨     哦哦。
秋  萍      皮背心放在衣橱里。
田大憨     哦哦。
秋  萍      鱼食放在锅屋里,别忘了按时喂!
田大憨     哦哦。
秋  萍      你晓得我们家那头大母猪几月里下?
田大憨     不晓得。
秋  萍      九月初十左右。
田大憨    (机械地重复)噢,九月初十左右……
秋  萍     (觉察大憨情绪反常,手一颤,针尖刺破手指)哟。
田大憨     啊,你的手!(忙找布条为秋萍包扎。四目相对,一瞬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幕内合唱:[自由调]
                             忍住,忍住。
                             有泪莫对亲人流!
                             千言万语,千言万语,
                             何处说从头!
            [女声独唱:秋萍啊秋萍,
                            你怎忍心撇他走?
            [男声独唱:大憨啊大憨,
                            你怎忍心将她留?
            [女声伴唱:我不能——
                            不能撇下恩人自出走。
            [男声伴唱:我不能——
                            不能误人青春把她留。
            [女声伴唱:走,难走,心颤抖!
            [男声伴唱:留,难留,愁白头!
            [男女重唱:绞断了肝肠,
                            又堵塞了咽喉!
秋  萍    哎,棉衣缝好了,快穿上试试。
田大憨   哎哎,合身,暖和,好,好,有这么件新棉衣,我心里满足了。
秋  萍    哎,早点休息吧。
田大憨   好好,你先去睡吧。
秋  萍    (热泪盈眶,强忍难禁,急忙掉头向房内走去)你也早点睡。
            (下)
田大憨   (闻房内传出抽泣声)唉!
            (唱)[自由调]
                     小秋萍胸藏一本苦情账,
                     大憨我苦情一本胸中藏。
                     苦情人欲分手思潮如浪,
                     不由我心发酸,手脚凉,
                     腿打颤,泪盈眶,
                     历历往事,
                     涌上心房。
                     曾记当年景象,
                     令人痛心绞肠。
                     成天空喊口号,
                     喊得人懒地荒。
                     黑白是非颠倒,
                     苦水偏说蜜糖。
                     瞎爹手扶拐杖,
                     逃难奔走他乡。
                    父女双双,
                    来到田庄,
                    老人病重,
                    一命身亡。
                    秋萍年幼,
                    托我抚养,
                    苦楝树下,
                    奇婚一桩。
                    我明知荒唐,
                    又不好言讲,
                    从此我与秋萍成了“四不象”,
                    她是我的妻,
                    我是她的爹来,又是她的娘!
                   几年来我和秋萍相依相傍,
                   罪同受福同享甘苦同尝。
                   她虽然年幼小尊老敬上,
                   待大憨胜父辈骨肉情长。
                   曾记得我患病久卧床上,
                   她为我请医生喂药喂汤。
                   早上替我把脸洗,
                   晚上熬药她亲口尝。
                   我睡在床上难动弹,
                   她亲手为我换衣裳。
                   我不入眠她不睡,
                   我不吃饭她饿肝肠。
                   我高兴她欢畅,
                   我苦闷她添愁肠。
                   我病沉重她泪水淌,
                   我病转轻她笑声扬。
                   就是人家的亲生女,
                   也难得像秋萍如此孝顺爹娘。
                   八年岁月,穿梭过往,
                   同室相处,义重情长。
                   可是这婚姻事不能勉强,
                   银锁片岂能把镣铐来当。
                   越爱她越应该想她所想,
                   我只能苦果留给自己尝!
                   事到如今怎么办?
                   倒叫我搜索枯肠无良方,
                  老太爷逼我圆房怎交账?
                  怕只怕倾之间要起祸殃。
           (思考片刻,下定决心)
                  哎——
                  人在世上应该把良心讲,
                  我岂能拆散一对好鸳鸯。
                  坟前话,耳边响,
                  你的苦衷我知详。
                  苦楝树下把婚允,
                  思前想后实荒唐。
                  你有你的好志向,
                  雨春配你最相当。
                  我定要成全你们——
                  夫妻双双,
                  出得罗网,
                  奔走他乡,
                  同舟共济,
                  相依相帮,
                  生儿育女,
                  做爹做娘。
                  你们幸福我欢畅,
                  哪怕是——
                  风言风语,
                  如刺如芒,
                  将我讥嘲,
                  将我诽谤,
                  骂我孬种,
                  骂我混帐,
                  剥我面皮,
                  戳我脊梁,
                  唾沫如潮掀恶浪,
                  这塌天的压力,
                  我一人承当!
             秋萍,秋萍。(秋萍从房中出)你们快走吧!
秋  萍     啊!你……
田大憨    我都知道啦,你和雨春快点走吧!
秋  萍     不,我不走啦。
田大憨    你走,你快走。(推秋萍出门)
秋  萍      不,我不走!(复进门)
田大憨     你听,鸡都叫啦,再不走就没命啦!你快走吧!(又将秋萍推出门,速进内插上门闩,返
              身进屋取出一包裹,从窗口扔出)快走!
秋  萍      憨——叔!(捧包裹,对着门一叩头,然后立起,慢慢退下)
              [田大憨从窗口注视秋萍离开,看不见时,急开门眺望。当他确认秋萍已经远去时,精神
              为之崩溃,颓然倒地。
              [春兰与二婶上,见状大惊。
春  兰      憨叔!
二  婶     (扶起大憨,泪流满面)大憨!大憨……
              [切光。

尾   声
时  间     翌日黎明。
地  点     村头。苦楝树下。
布  景     天幕上夜景隐去,东方吐艳,染红海水,一轮朝日,喷薄而出。
             [幕启时,老田埂手扶苦楝,深思。
             [二楞上。
二  楞     老太爷,雨春和秋萍找回来了。
老田埂    把他们叫来。
二  楞     是。把他们叫来。
             [众拥秋萍和雨春上。
老田埂     唉,天哪,天哪。我作了什么孽啦!真把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光啦!
田长发    老太爷,你平平气,这都是那个来路不正的小妖精害的,当初就不该留她。
秋  萍     爹!
二  楞     哭什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春兰高兴地提着旅行包上。
春  兰     大憨叔出院啦。
             [二婶和大憨并肩上。
老田埂    大憨侄儿。
  众        大憨,大憨。
老田埂    大憨,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田大憨    不知老祖宗可能依我?
老田埂    依你。今天的事全依你,当着田家男女老少,你说一件办一件。
  众        对,你说吧。
田大憨    秋萍,雨春,过来。
秋  萍
             憨叔!
田雨春
田大憨     秋萍,把银锁片给我。
田长发等  拿出来,拿出来。
              [秋萍惊恐地拿出锁片。
春  兰 
               秋萍!
田雨春
              [秋萍将锁片贴于胸口。
田长发     拿过来。(夺过锁片讨好地递给大憨)
田大憨     你们给我跪下!
田长发等  跪下,跪下。
秋  萍 
              憨叔!(哭,跪下)
田雨春 
田大憨     今天,当着秋萍爹的坟,当着田家庄男女老少,当着老祖宗的面,我要你们俩……叫我一
              声“爹”,(指二婶)喊她一声“妈”!
  众         啊!
秋  萍     (激动不已,突然迸发出荡魂涤魄的一声)爹——
田雨春 &nb, sp;  (深情地扑向二婶)妈!
             [田大憨将银锁片挂于田雨春颈上。
             [强烈的音乐声中——
             [幕徐落。
             (全剧终)

点击数:12260  录入时间:2010-01-18 15:05:50 打印此页】 【关闭
 
最 新 资 讯
剧 作 赏 析
理 论 研 究
艺 术 成 就
戏 剧 杂 谈
新 剧 本 通 稿
艺 术 档 案
剧 作 家 风 采
散 文 随 笔
《盐城戏剧》
访 客 留 言
联 系 我 们
 
     首 页  |  最新资讯  |  剧作家风采  |  剧作欣赏  |  戏剧杂谈  |  散文随笔  |  访客留言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0 版权所有 盐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剧目工作室(盐城市戏剧艺术研究所/46821207-0)
     备案号:苏ICP备12020109号 技术支持:盐城通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