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 细 说 明
 
《太阳花》

2004-2005年度江苏省舞台艺术精品工程
2006年获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评比二等奖
2007年度入选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提名剧目
大型现代淮剧

编剧:卢冬红


剧 中 人

方大姑——43岁,方家主妇。
方剑雄——23岁,方家次子。
白燕坪——20岁,省城女子,方剑雄未婚妻。
方剑豪——25岁,方家长子。
娟   红——24岁,方大姑长媳。 
另有村民、学生、日本兵等人。

    [故事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
    [苏北乡下“麒麟村”。
    [天幕上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墨画。铺天盖地的太阳花,折射着顽强,铺陈着辉煌;麒麟河似一条
    绿色的缎带穿过花丛,飘然而来……
    [清波漫涌的麒麟河、铺天盖地的太阳花……

   (主题歌)太阳花,花太阳,
                 一年一度又辉煌。
                 天上太阳有一个,
                 花开遍野是太阳。
方大姑   (唱)方大姑一片虔诚祭拜花神,
                     祈花神多保佑降福麒麟村。
                     躲病灾避战乱逢凶花吉,
                     众老少得康宁太平一生!
             [一阵刺厉的飞机声呼啸而来。
             [光渐暗。

             [方剑雄拉着白燕坪跑上。
白燕坪    剑雄!
方剑雄    燕坪,快跑。
白燕坪    剑雄!
方剑雄    燕坪,你没事吧,摔伤了没有?
白燕坪    剑雄,刚才可真的把我吓坏了。
方剑雄    现在不要怕了,我们到家了,家乡的花神会保佑我们的。
白燕坪    我们到家了?
方剑雄    对!燕坪,你看——那清清的小河,就是我常说的麒麟河。
白燕坪    麒麟河?
方剑雄    那前面的村庄,就是我的家乡麒麟村。
白燕坪    麒麟村?
方剑雄    这满坡遍野的花儿——
白燕坪    就是太阳花?
方剑雄    对,太阳花又叫死不了,我们这一带人,都奉它为花神!
白燕坪    花神?这里真是太美了!剑雄,要是没有这场战争,那该有多好啊!
方剑雄    燕坪,我们回家吧!
白燕坪    回家?剑雄,你说过,你们方家的家规很严,你的娘能接受我吗?
方剑雄    我娘她、她……
白燕坪    你说呀!
方剑雄    我娘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我想她会喜欢你的吧!
白燕坪    为什么?
方剑雄    因为、因为我娘最喜欢我呀!
白燕坪    剑雄,你放心,我也会像你嫂子那样孝敬你娘!今天一进门,我就叫她一声妈妈!
方剑雄    不对。按照我们这里的风俗,应该叫婆婆!
白燕坪    这怎么叫得出口呀?
方剑雄    你先叫一声给我听听。
白燕坪    我不叫。
方剑雄    你就叫一声嘛!
白燕坪     ……婆婆。
方剑雄     你不是叫出来了吗?
白燕坪     剑雄,你放心,我会永远永远地爱着你!
方剑雄     燕坪,太阳花作证,我们将永远相爱,生死不离!
白燕坪     太阳花作证,我们将永远相爱,生死不离!
合           生死不离!
              [飞机声呼啸而来。
白燕坪     日本人的飞机。
方剑雄      燕坪,你不要怕,我会用生命保护你!
               [光渐暗。

               [方家,香烛缭绕。
方大姑      (唱)   麒麟河年年流淌腾细浪,
                        太阳花岁岁开放吐芳香。
                        我方家世代悬壶名声响,
                        麒麟村年年岁岁太平庄。
                        又谁知,无风陡起三尺浪,
                        太平庄成了风雨飘摇庄。
                        天上时闻飞机响,
                        噩耗频频传进庄。
                        多少地方已沦陷,
                        日寇凶残丧天良。
                        逃难的人群一趟趟,
                        悲伤的泪水一行行。
                        草药纵然能治病,
                        治不了乱世鬼猖狂!
                        清香缭绕烛火亮,
                        唯有虔诚求上苍。
                        保佑剑雄题金榜,
                        保佑剑豪守田庄,
                        保佑家园无风浪,
                        保佑乡亲免兵荒。
                        方大姑今生今世无奢望,
                        只祈求,硝烟散尽,赶走豺狼,
                        剑豪剑雄,无灾无恙,
                        麒麟河水,平风息浪,
                        太阳花儿,四季芬芳,
                        从此后,世道太平,百姓安康,
                        方家祖业继世长!
            [娟红上。
            [方剑豪丧魂失魄地上。
娟   红   剑豪。
方剑豪   娟红。
娟   红   你上哪里去啦。
方剑豪   我——(难言地)
方大姑   剑豪啊,这兵荒马乱的不要到处乱跑,我们家打的新井今天出水啦!
方剑豪   出水?
方大姑   你把神台上那杯酒拿去倒在井里!
方剑豪   倒在井里?
方大姑   据说这样可以使井水甘甜,四季平安!
方剑豪   娘!
方大姑   快去吧!
方剑豪   噢。
方大姑   慢,先去把手洗洗干净,脏手是对神灵的不敬。
方剑豪   脏手,娘?
方大姑   剑豪,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娟   红   你快说,你快说呀!
方剑豪   娘……
方大姑   你哭什么?
方剑豪   娘!
           (唱) 孩儿被骗上赌场,
                     谁知赌场网一张。
                     输去钱物押地契,
                     药草地从此不姓方!
方大姑   剑豪,你?
方剑豪   娘,孩儿有罪,你就责罚孩儿吧!
娟   红   娘,剑雄回来了!
            [幕后传来白燕坪的声音:“剑雄,剑雄,等等我!”
方大姑  (对剑豪)还不快起来。
            [方剑雄上,白燕坪随上。
方大姑   剑雄!
方剑雄   娘!我向你介绍一下——
方大姑   剑雄啊——我正在与你大哥商量事情哩,请这位客人到厢房先休息一会,好吗?
白燕坪   剑雄?
方剑雄   娘?这……好吧!
            [方剑雄疑惑地引白燕坪下。
            [方大姑凝坐着,娟红示意方剑豪复跪。
            [方剑雄复上。
方剑雄   (向娟红)嫂子,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娟   红   剑豪他……(转身掩面)
方剑雄   哥哥,你怎么跪在地上?你说啊?
方剑豪   我将家中的药草地全赌输了!
方剑雄   (着急地)你!
方剑豪   (跪步向着方大姑)娘--孩儿有罪,任凭母亲责罚。
娟   红   娘,求您饶恕他这一回吧。(亦跪下)
            [方大姑半晌说不出话来。
方剑雄   娘,你怎么不说话!你说话呀,娘!
三   人   娘,你说话呀,娘……
方大姑   (缓缓地走到祖宗牌位前,跪下)祖先啊,我有罪,我有罪啊!
           (唱) 一声悲啼跪祖先,方大姑,有悖祖训,有辱祖先,教子无方,治家不严,
                     苍天降下夺命剑,家祸跟着国祸添,
                     无情岁月未去远,
                     为什么,苦难伴我二十年,
                     想当初,丈夫暴病撒手去,
                     抛下了孤儿寡母受熬煎。
                     为活命,娘开垦屋后一片地,
                     拼将荆棘化良田。
                     种下药草一片片,
                     慢慢培育把心悬。
                     一天要去看几遍,
                     四季祷告香火燃。
                     春华秋实成果见,
                     历尽艰辛兴家园。
                     这块地,救了母子三条命,
                     这块地,成了方家的活命田。
                     这块地,能解乡亲疾病苦,
                     这块地,又把方家勤劳为本,乐施行善的美名添!
                     儿啦儿啦,
                     你想一想,惦一惦。
                     你不是输了一块药草地,
                     你将为娘一生希望,你将方家祖德家声毁于一旦化云烟!
            [方剑雄、娟红扶方大姑坐下;剑豪也跪在母亲的面前。
方剑豪   (拉住方大姑衣襟)娘,娘......
方大姑   (愤然地)别碰我,你的手太脏了!
            [娟红给方大姑端茶。
方剑豪   (羞愧地举着双手)我的手……太脏啦!
            (唱)  娘兴家,十指血茧摞血茧,
                   儿败家,一双脏手毁家园。
                   娘兴家,汗水浸透药草地,
                   儿败家,信手一挥毁了娘兴家创业二十年。
                   这双手是撕碎娘心的无情剑,
                   这双手是毁家毁人的恶之源。
                   七尺男变成了丧家犬,
                   方剑豪,羞对娘亲,愧对祖先,
                   辱没家声,悔恨万千,
                   麒麟河水洗不清我的大罪愆!(急冲下)
             [方剑雄扶方大姑坐下。
             [突然幕后传来方剑豪的一声惨叫。“脏手”
             [方大姑忽地起身。娟红、方剑雄冲下。片刻,二人搀扶着断指后的方剑豪上。
方剑豪    (扑通一声跪在方大姑面前,递上一浸染鲜血的布包)娘,孩 今后再也不敢啦!
             (伴唱) 儿指犹温娘断魂,
                      心血随着指血淋……
方剑豪 娘!
          (唱) 剑豪如今悔又恨,
                 辜负娘亲养育恩。
                 断指只为留警训,
                 断指只为除祸根。
                 拜求娘亲多保重,
                 等待儿重新做人尽孝心。
方大姑 (无比心疼地)剑豪!你不该这样,你不该这样啊!(从娟红手中接过纱布替方剑豪包扎)
           (唱) 我儿断指明心志,
                  如剁娘心儿可知。
                  可喜我儿已觉醒,
                  浪子回头终不迟。
             [方大姑一块纱布上写上“以血洗耻”几个字。
            (伴唱) 慈母为儿写壮志,
                         以血洗耻,以血洗耻!
方剑豪    娘,儿已无颜呆在村中,儿想找娟红大哥一道出去闯一闯,哪天孩儿有出息了再回来侍奉您!
方大姑    也好。让娘替你收拾收拾去!
方剑豪    不……
娟   红    娘!我们自己来吧!
方剑雄    娘!你坐,你坐吧!
             [方剑豪、娟红下。
             [方大姑一阵晕眩,方剑雄急扶,替方大姑捶背。
方大姑    剑雄啊,你的学业怎么样了?
方剑雄    娘!这次考试,孩儿我考了第一名。
方大姑    你说什么?
方剑雄    第一名
方大姑    你大声些!
方剑雄    娘——你看我考了第一名(展示“奖状”)。
方大姑    (无比激动地接过奖状)第一名,第一名啊!(走到神台端上一杯酒)剑雄,娘平时不让你们
             喝酒,今天你考了第一名,娘敬你一杯,喝吧!方家光宗耀祖全指望你啦!
             [方剑雄接过酒杯欲饮。
方大姑    慢,(关心地)慢慢喝,不要呛了。
方剑雄    哎!(饮酒)娘,我再给你看一样东西。
方大姑    什么?
方剑雄    你看(取出一把精制短剑)
方大姑    剑?哪来的短剑?
方剑雄   (自豪地)这是校长给我的奖品。
方大姑   校长为什么奖你短剑?
方剑雄   我的名字不是叫剑雄吗。校长他希望我成为东方之剑,他说要收我为义子呢!还说要保荐
            我到国外深造,帮助我完成学业。
方大姑   你这位校长是干什么的?
方剑雄   他是一位精通医道的学者。
方大姑   精通医道?(满意地点点头)好,这就是缘份哪!(突然想起)噢,我们家好象来了位客人?
方剑雄   娘,她不是客人。
方大姑   怎么不是客人呢!
方剑雄   (顿了顿)她……是我的同学。
方大姑   哎,剑雄啊,现在兵荒马乱的,你大老远的把一个女同学带到我们这乡下来,万一……
方剑雄   娘——!我们可不是一般的同学,我们已经相爱啦!
            [白燕坪上。
方大姑   (不悦地)你还在求学期间,咱们方家的祖训是先立业后成家,难道你忘了?
方剑雄   娘……
方大姑   剑雄!
            (唱)方家世代名声响,
                     书香门弟出栋梁。
                     你功未成,名未就,
                     学子怎恋脂粉香?
方剑雄   (唱)慈母对我抱厚望,
                     我岂能在娘滴血的心头再添霜?
白燕坪  (唱) 顿觉寒意袭心上,
                     莫非剑雄已彷徨?
方剑雄  (唱) 叫声燕坪莫多想,
                     娘正为家事添惆怅。
白燕坪  (唱) 为让老人心欢畅,
                      我还是亲亲热热叫声娘!
                      娘——!
方大姑 (唱)亲热的称呼叫得响,
                   初来乍到怎称娘?
白燕坪   哦,对了,按你们这里的规矩,我该叫你——婆婆!
方大姑   婆婆?
            (唱)  你我陌生无来往,
                    一声婆婆更荒唐。
                    穷乡僻壤少贵客,
                    请问小姐来自何方?
方剑雄   (唱)  省城白府独生女......
白燕坪   (唱)  祖父为官父经商。
方大姑   (唱)  豪门府第千金体,
                   何故屈尊麒麟庄?
方剑雄   (唱)  她与儿相爱两年整......
白燕坪   (唱)  我伴随剑雄回故乡。
方大姑   (唱)  不见媒人不见帖,
                   不见花轿与伴娘。
                   千金小姐须自重,
                   莫留笑柄在异乡。
             剑雄,你还是送她回去吧!
白燕坪    剑雄!
方剑雄    娘,省城的家,她是回不去了!
方大姑    啊?你们这是私奔哪!
白燕坪    不是私奔,是抗婚!
             (唱)  爷爷眼中权势重,
                    爹娘爱财仰慕富商。
                    不嫁官宦纨绔子,
                    抗婚来到麒麟庄。
方剑雄    (唱)  豪门权贵她不嫁,
                    偏爱清贫读书郎。
                    天仙下凡我不要,
                    只爱清纯好姑娘。
白燕坪   (唱)   朗日为媒天作证,
                    太阳花丛凤求凰。
方大姑   天哪!
            (唱)  天作证,凤求凰,
                   无知孩儿太轻狂,
                   祖训如磐难违抗,
                   清白家声怎染脏?
白燕坪   你,剑雄,送我走!
方剑雄   (劝阻)燕坪!(对方大姑)娘!燕坪的父亲发誓不认她这个女儿了,现在又是兵荒马乱
             的,你叫一个女孩子走到哪里去呀?
             娘—!
            (唱)声声唤娘哀哀跪,
                    你捧打鸳鸯儿怎不伤悲?
                    孩儿长到二十三岁,
                    从未将娘意愿违!
                    儿与她三载同窗朝夕会,
                    儿与她情投意合敞心扉!
                    豪门之女品德美,
                    抗婚离家头不回。
                    花神庙前双双跪,
                    太阳花,作红媒,生死紧相随。
                    娘啊娘,
                    你设身处境想一想,
                    她抗婚出逃,泼水难回,
                    怀揣希望,来把儿陪,
                    一声娘,笑微微,
                    一声婆,头低垂,
                    煮粥添她一瓢水,
                    厨房为她挡风吹,
                    兵荒马乱,战火纷飞,
                    娘让她一叶漂萍依靠谁?!
白燕坪   剑雄!
方剑雄   燕坪!
方大姑  (深深地叹息)唉,既然如此,那她就留下吧……
方剑雄   谢谢娘。
方大姑   那你……?
方剑雄   娘?
方大姑   娘的心思你还不明白吗?
方剑雄    我明白,我明白!娘,儿这次回来,本来就是想把燕坪安顿好以后,就即刻动身前往省
             城,完成我的学业!
方大姑    即刻动身……?剑雄啊,既然回来了,就多住几天吧……
方剑雄    不,我的老师还在省城等着我呢。
方大姑    这……
             [方剑豪、娟红上。
方剑豪    娘,孩儿向你辞行来了!
             [方大姑面对神台。
方大姑    祖先啊!保佑我的儿子们吧!
方剑豪、方剑雄 (对方大姑)娘,您要多保重。
方大姑   (摘下手镯分交两人)你们走,娘没有什么给你们,只有这对银镯,就让娘的心伴着你们上路
            吧!
            [方剑豪、方剑雄向方大姑鞠躬,双双缓缓离去,双双回头,两对人齐齐向方大姑跪下。
            (伴唱)刚团圆,又分手,
                       语凝噎,泪长流。
                       娘心儿心都是苦,
                       再重逢,不知是春是秋,是喜是愁…………
方大姑   儿啦!
             [一束光打在送儿子远去的方大姑身上。

            [两年后,秋。
            [飞机轰鸣声回荡,炸弹轰响,花神庙已成断壁残垣。
            [白燕坪伫立在断裂的校牌旁,默默地向远方遥望……
白燕坪  (唱)又是一度花开放,
                    又是一年雁成行。
                    伫立村前长相望,
                    不见剑雄回故乡。
                    剑雄啊,
                    我办学教书两年整,
                    花神庙作课堂。
                    喝的是麒麟水,
                    吃的是百家粮。
                    乡亲亲似亲骨肉,
                    乡情情比河水长。
                    又谁知,麒麟河难将战火挡,
                    日寇轰炸麒麟庄。
                    学校断了书声响,
                    课堂成了废墟场。
                    又听说省城已沦陷,
                    不知剑雄在何方?
            [娟红拎着蓝子上。
娟   红   燕坪,白燕坪!
白燕坪   娟红姐!
娟   红   给!
白燕坪   又是好吃的?
娟   红   学校都炸成这个样子了,不行,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回去。
白燕坪   回去,回哪去?
娟   红   回家呀!
白燕坪   家?我哪里有什么家?
娟   红   是婆婆让我叫你回家的!
白燕坪   她又不认我。
娟   红   燕坪,你知道,这菜是谁给你做的吗?
白燕坪   是你呀!
娟   红   是婆婆。
白燕坪   婆婆,这是真的?
娟   红   你这衣服,又是谁给你做的?
白燕坪   也是你呀!
娟   红   不,也是我们的婆婆。
            (唱)  自从你住到花神庙,
                   娘为你日夜操尽心。
                   怕你饿,怕你冷,
                   怕你劳累病缠身。
                   怕你孤独想父母,
                   怕你难捱相思情。
                   你不熄灯她不睡,
                   每晚扶门望燕坪。
                   两年来,你四季衣裳件件新,
                   针针都是慈母情。
                   可口菜,她亲手做,
                   更似亲娘疼亲生。
                   婆母纵有一时错,
                   她刀子嘴,豆腐心,对你早注婆媳情!
白燕坪   娟红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娟   红   是真的,好妹妹,跟我回家吧!
白燕坪   不,我要在这里等着剑雄回来,我要风风光光地回家。
娟   红   也好,那我先走了。
白燕坪   哎,娟红姐,你上哪去。
娟   红   听说我大哥带剑豪参加了新四军。
白燕坪   剑豪参加了新四军?娘知道吗?
娟   红   知道了,娘要我回家一趟,打听他们的消息。
白燕坪   娟红姐,兴许有什么好消息等着你哩,你快去吧。
娟   红   哎,我先走了。(下)
白燕坪  娟红姐,路上小心。
娟   红  知道了。(白燕坪目送娟红)
           [小安平(小学生)背书包上。
小学生  白老师,白老师!
白燕坪  嗳!小安平,你怎么来了?
小安平  我来上学。
白燕坪  你——不怕吗?
小安平  我不怕!
白燕坪  好!来。老师为你上课,课堂都已经被炸了……
小安平  白老师,我们就在这上课吧!
白燕坪  好,今天老师就给你一个人上课。
小安平  起立!
白燕坪  同学们好!
小安平  老师好!
白燕坪  请坐下,今天老师给你讲什么呢!(长空雁鸣)
           小安平,你看,那天上飞的是什么?
小安平 (指向天际)是大雁。
白燕坪 (遥望长空)小安平,你看——那大雁儿排的队形,象一个什么字啊——?
小安平  象一个“人”字!
白燕坪  对——
            [方大姑上,倾听。
白燕坪    ——人——
小安平    ——人——
白燕坪   中国人!
小安平   中国人!
白燕坪   我爱我的祖国!
小安平   我爱我的祖国!
            [白燕坪动情地将小安平搂在怀中。
            [飞机盘旋声。
小安平  (愤怒地看着飞机的方向)白老师,日本鬼子他又来啦!
白燕坪  不要怕,来,老师送你回家。
            [白燕坪背着小学生下。
方大姑   好样的!好老师,好媳妇,婆婆对不起你……剑雄,你在哪里呀!剑豪,你又在哪里啊!
方大姑   (唱) 两载离别情不断,
                   思儿盼儿心难宽。
                   天涯儿郎两无影,
                   我魂牵梦绕眼望穿。
                   村前大路望了细,
                   屋后小河望了宽。
                   太阳花开一度度,
                   我抚花等儿踏归途。
                   多少回梦见剑豪回家转,
                   母子们花地重逢笑声欢!
                   多少回闻听剑雄把娘唤,
                   母子们花地相拥泪婆娑!
                   我一颗心儿掰两瓣,
                   念着儿的寒、挂着儿的暖,
                   想着儿的吃、惦着儿的穿,
                   望儿不见、抚儿不着,
                   恨不能飞越千山万道河。
           (伴唱)  一腔情长天作纸写不尽,
                         一腔爱大地当舟装不完。
             [娟红手里拿着信失魂落魄地上。
方大姑    娟红,你回来了?
娟   红   (慌乱地藏信于背后)娘,你怎么在这里?
方大姑   噢,我是来看看燕坪的。剑豪有消息吗?
娟   红   有……没有……(摇手)
方大姑   (发现书信)哎,那是什么……是剑豪的信吧?
娟   红   是的……(又想改口)啊——不、不、不……
方大姑   娟红——给娘看看吧……啊……?
娟   红   娘——你……你还是不要看吧……
方大姑   (恳求似地)娟红,给我!
娟   红   (已无法回避)娘……(递过信件)你可要经受得住啊……
方大姑    ……?!!
            [娟红首先从大信件中取出银镯……
方大姑   银镯——!!
            [方大姑双手颤抖地从信封中取出信纸,展开——
            [一束光打在方剑豪身上:“娘,当你见到这封信的时候,孩儿已经不在人世了。娘,你叫
            儿以血洗耻,儿才知道什么叫耻,有身耻、家耻,而更大的是国耻,日本强盗,正在屠杀
            我们的同胞,孩儿我别无选择的拿起了枪,今天马塘一战,三千日本鬼子将我们包围了,
            为了掩护乡亲们转移,我们决心和他们以死相拼,娘,鬼子又上来了,我们的子弹都打光
            了, 孩儿身上绑满了手榴弹,我要冲上去了,永别了娟红,永别了,我那受苦受难的亲
            娘!

            [枪炮声、爆炸声、冲杀声……
            [飞机盘旋声。方大姑、娟红仇恨地仰视天空。
方大姑   (缓缓地)娟红,快回去备酒,我要为我的儿子壮行,
娟   红   娘……
方大姑   快去。
            [娟红离去。
方大姑   剑豪——娘不该让你走,不该让你走啊……不…… ,你走得对,走得好哇,你是方家的好
             子孙,你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儿啦,你一路走好,你一路走好……(爆发般地)儿
            啦!
            (唱)天地间声声呼唤儿英魂,
                    儿啦,回家吧,回家吧,
                   可知娘,站在村头,遥望儿影,
                   一年四季,不分晨昏,
                   风霜雨雪,难撼娘心,
                   盼儿等儿踏归程!
                   问我儿抛下妈妈心何忍,
                   怎忍心让娘为你先垒坟?
                   赠儿的一只银镯回故里,
                   却为何只见银镯不见人?
                   娘不该那日盛怒将儿逼,
                   儿走牵着娘的一颗心。
                   月缺月圆两年整,
                   方家半掩一扇门。
                   白天盼望儿音讯,
                   夜听儿的脚步声。
                   乡邻儿郎将娘唤,
                   我跌跌爬爬应连声。
                   盼得花开花又盛,
                   盼得草枯草又青。
                   盼得月儿轮轮圆,
                   盼得雁去雁回程。
                   盼得忧心如焚,
                   盼得泪流满襟。
                   盼得神散形瘦,
                   盼来盼去盼不见,
                   盼来了一纸血书传噩耗,
                   儿的英姿永在娘的梦中存!
                   儿啦儿,回家吧,回家吧,
                   你再让妈妈搂一搂,
                   你再让为娘亲一亲。
                   娘生下你们两兄弟,
                   两兄弟是娘人生两盏灯!
                   剑豪儿憨厚本份,
                   剑雄儿满腹经纶。
                   一个是方家子孙守祖训,
                   一个是娘的希望耀门庭。
                   兄弟俩硬硬铮铮抵住娘的腰,
                   貌貌堂堂撑住方家门。
                   现如今,两盏灯,熄一盏,
                   两根桅,断一根。
                   世上有多少人家遭不幸,
                   怎比我,方大姑,早年丧夫,老来失子,
                   一门双寡,频遭厄运,新灾旧难不断根!
                   手捧我儿绝命信,
                   悲泪化作热泪淋。
                   我的儿国难当头挺身起,
                   一腔热血写忠诚。
                   断头流血雪国恨,
                   不向日寇让半分。
                   身耻、国耻一起洗,
                   断指儿成勇士,七尺男儿铁骨铮铮,
                   为国尽忠,为娘尽孝,儿不愧是方家子孙!
                   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儿啦,回家吧,回家吧,
                   阴阳界上等一等,
                   娘用心血点燃长明灯。
                   为儿回家把路引,
                   照亮儿回到麒麟村。
                   娘用皮肉捻成线,
                   咬断牙齿磨成针。
                   缝好儿手,十指齐整,
                   母子重聚,在红红的花地,弯弯的田埂,火火的谷场,
                   茵茵的乡村,兴家业,承祖训,日坐堂,夜出诊,
                   春执药锄,夏听蝉鸣,秋采野菊,冬焐火盆,
                   骨肉团聚,乐享天伦,生生死死,永不离分!
          [光渐暗。

          [紧接前场。
          [方家庭院,院中设一供案,灵牌、杯盏、酒菜。
          [娟红在瓦盆前焚烧纸钱。
娟  红 (唱)灵堂上纸灰飘飘烛泪流淌,
                   断肠人满眼悲秋声声哀腔。
                   想不到夫妻一别竟成绝唱,
                   天降无情棒,拆散两鸳鸯。
                   熄去了岁月长夜一束光亮,
                   断去了人生路上一架桥梁。
                   叹今生白头偕老夫唱妇随已成梦想,
                   娟红我,身陷苦海,无舟无桨,
                   风筝断线,沉浮茫茫,
                   相思债,今难偿,
                   心已灰,魂已丧,
                   夫妻团圆,今生无望,
                   阴阳相隔,月冷夜长,
                   倒不如九泉寻夫天老地荒。
           [娟红向灵牌跪拜磕头。取出一包药犹豫着。
方大姑 (上)娟红,你在干什么?
娟   红  我(慌乱地藏药于身后)……
方大姑  把药给我!
娟   红  什么……?
方大姑  毒药!
娟   红  不……
方大姑  娘配的药是给人治病的,不是让你轻生的。
娟   红  娘!
方大姑  当初你公公去世的时候,娘也想走这条路啊!……活着的好,还是活着的好啊,娘孤孤单单的
           离不开你呀!
娟   红  娘!(扑向方大姑)
           [方大姑紧紧抱住娟红,二人含泪相视。
           [急促的音乐声中白燕坪捧着一只血书包急急奔上,跌进院中。
白燕坪  娟红姐!
娟   红  娟红姐,鬼子他们追过来了!
            (唱) 我背学生把村进,
                  半路遇见日本兵。
                  强盗行凶无人性,
                  无辜孩童丧了生。
                  刺刀鲜血未擦净,
                  犬吠狼嚎追燕坪。
                  救救我!救救我!
方大姑  (揽白燕坪入怀),有娘在,不要怕!
            [鬼子的砸门声。“开门”,“开门”。
娟   红   (以身体挡门)娘,我和他们拼了!
方大姑   我们拼不过他们!
娟   红   娘,我们可不能让他们糟蹋啊!
            [方大姑闻之一震。
            [娟红上前与燕坪紧贴在一起,二人同时喊出——
娟   红
           娘, 我们宁愿死!
白燕坪
            [方大姑激动地将她们二人紧紧揽在怀中。
方大姑   我的好女儿啦!
            [在鬼子们一阵紧似一紧的砸门声和嚎叫声中;方大姑将毒药倒入壶中,急急晃动后倒下三
            杯毒酒;可是,还未等她们拿起酒杯,一名日本军曹和一个鬼子兵已经破门而入。
军   曹   不许动!
军   曹  不许动!你们的什么的干活?
娟   红  祭奠我男人。
军   曹  他是怎么死的?
娟   红  他——
方大姑  (抢先地)被疯狗, , 咬死的。
军   曹  (打量方大姑)你们的——皇军的见过?
方大姑  见过。
军   曹  在哪里?
方大姑  你不就是吗?
军   曹  你的狡猾狡猾的, , , , , , , , , , , , ,昨天,在这一带我们有六名皇军消失得, 无影无踪。
方大姑  麒麟河水深,该不会喂鱼了吧。
军   曹  (抽刀)你的,不老实的……
娟   红  住手!
军   曹  哟唏!(很好)花姑娘的,快快的过来,慰劳皇军的干活!
           [日寇扑向燕坪和娟红。
方大姑  慢!
军   曹  嗯——?!
方大姑  (对日寇)让我们先把这祭奠亡灵的酒喝了吧……
军   曹   酒——?(夺过酒杯)嗯——好酒、好酒!(对鬼子兵)皇军的咪哂咪哂!
            [日本军曹二人饮酒。
            [白燕坪、娟红紧紧依偎。
方大姑   (旁白)苍天有眼——苍天有眼那——!
军   曹    花姑娘的,快快的过来,你们要做我们日本人的良民。
方大姑    (冷冷地)良民?我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要做你们日本人的良民?
军   曹    我们是伟大的民族,是这片, 土地的征服者!
方大姑    中国有句古话,蛇再毒,也吞不了象!
军   曹    我倒要看看到底吞不吞得下你们!(抽刀欲砍方大姑)
方大姑    等等!
军   曹   (逼向方大姑等)等什么?
方大姑   (迎上前,从容地打量着日本军曹)等着给你们收尸!
军   曹   啊哟!(捧腹)
            [军曹二人拔刀枪。
            [方大姑三人与军曹二人抢夺刀枪。
            (伴唱)野兽落陷阱,
                        苍天显神灵。
                        庭院作坟场,
                        井台葬仇人!
            [军曹二人捧腹嚎叫,旋即倒地。
娟  红    娘,他们死了……
方大姑   死了?死了!快,快把他们扔到井里去!
            [婆媳三人将日本兵拖下,复上。
            [方大姑将第三杯毒酒倒入酒壶;双手捧壶,感慨万分地——
方大姑   列祖列宗,列祖列宗!你们显灵啦,你们显灵啦!
            [婆媳三人同跪在“先祖”面前;
            [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方大姑、白燕坪、娟红吓得瘫坐于地。
            [方剑, 雄着风衣、戴礼帽上。
方剑雄   娘!
三   人   (惊喜地)剑雄!剑雄!
            [切光。
            (伴唱)一根红绳系秋水,
                        两情相悦何需媒,
                        三生石上心儿醉,
                        四面长风伴郎归……

             [紧接前场。
             [方家厢房。
             [方剑雄拥着白燕坪缓缓走向帷帐。
白燕坪    剑雄,我不是在做梦吧?
方剑雄    燕坪!等了两年了,我终于等到了今天……
白燕萍     今天?!
             [方剑雄将燕坪的红纱巾披盖在燕坪头上。
白燕坪    (背唱) 虽无鞭炮一阵阵,
                      却有喜乐心底生。
方剑雄    (背唱)佳人佳景非佳境,
                      难理思绪乱纷纷。
白燕坪    (背唱) 偷看床上鸳鸯枕,
                      火热的两腮飞红云。
方剑雄     (背唱)香风微微且慢醉,                                                   
                      军机大事须用心。
白燕坪      剑雄,你在看什么。
方剑雄      没有什么。
方剑雄     (猛然放下白燕坪)燕坪,赶快收拾收拾,我们要离开这里!
白燕坪     走?哪里去?
方剑雄     到省城。
白燕坪     省城不是已经被日本鬼子占了吗?怎么能说进就进?
方剑雄     别人进不去,我方剑雄进出自由!
白燕坪     你……凭什么?
方剑雄     凭……凭我这个人!
白燕坪     我不懂!
方剑雄     燕坪!
              (唱) 辞母别家离燕坪,
                    义父荐我去东瀛。
                    两载苦读勤发奋,
                    东方之剑已铸成。
白燕坪    (唱)  铸的什么剑,
                    读的何书文?
                    国难当头,你出国深造,
                    难道是为了抗战去东瀛?
方剑雄      (唱) 东亚病夫何足论,
                     富士山下育精英。
                     中日亲善前景好,
                     东亚共荣与共存。
                     我已入编日军册,
                     医官提升为翻译官,
                     协助圣战,曲线救国,光宗荣祖得升腾!
白燕坪     (大惊)你——?!
              (伴唱)一张兽皮包得紧,
                          当年书生失人形。
白燕坪     (唱)   他变了一个人,
                          我碎了一颗心。
                          望断秋水两年整,
                          相见恨顿生!
方剑雄     (背唱)   见她面容骤变冷,
                          剑雄不由起寒噤。
              (唱)      快快还我相思债,
                         良宵一刻值千金。
白燕坪     (背唱)   说什么爱,道什么情?
                         我魂断心碎泪纷纷。
                         人与兽岂共枕--
               [方剑雄上前搂紧白燕坪。
白燕坪     (接唱)好似毒蛇缠我身!
方剑雄      燕坪,听话。
白燕坪      非得明天走吗?
方剑雄      过了明天就来不及了!
白燕坪      为什么?
方剑雄      因为皇军要来“扫荡”了!
白燕坪     “扫荡”?(试探地)剑雄,告诉我,什么是“扫荡”啊?
方剑雄      就是报复,就是血洗!
              (唱) 六名皇军无踪影,
                    我奉命前来查地形。
                    明天大兵即压境,
                    皇军血洗麒麟村。
白燕坪    (唱) 闻听血洗心儿, 颤,
                   似闻四面杀戮声。
                   太阳花地要遭蹂躏,
                   麒麟河中要闻血腥。
方剑雄     燕坪,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白燕坪     剑雄娘知道要走吗?
方剑雄     我们不告诉她!
白燕坪    不告诉她?
方剑雄    只要你跟我走,娘一定会送我们的,等到了船上,就由不得她老人家了!
白燕坪    好孝顺的儿子,连亲生娘都要欺骗。
方剑雄    这怎么叫欺骗呢。
白燕坪    剑雄,你慌什么。你看离天亮还早,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来收拾收拾。
方剑雄    有什么收拾的。
白燕坪    女儿家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你快去吧!
方剑雄    那你快点。
白燕坪    等我。
             [一束光打在焦急的白燕坪身上。
             [野外,漆黑一片……
             [白燕坪急跑上。
白燕坪   (唱)快快跑,
                    拼命奔。
                    情势危急,
                    分秒必争。
                    豺狼已逼近,
                    灾难将来临。
                    村中多安静,
                    燕坪心如焚。
                    报警,报警,
                    撞响警钟救乡亲!
             [白燕坪欲撞钟——
             [方剑雄突然狞笑着出现——“站住”
方剑雄    你跑得好快啊!
方剑雄    怎么,你想鸣钟报警?
白燕坪    方剑雄,你, ……,你还是不是当年的方剑雄?
方剑雄    是的。
白燕坪    你还是不是方大姑的儿子。
方剑雄    是的。
白燕坪    那你就鸣钟报警!救救麒麟村的父老乡亲,救救你儿时的伙伴,救救那些白发苍苍的老
             人,那些善良淳朴的妇女,和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
方剑雄    不,不能!钟声一响,我们全家就完了!
白燕坪    你!
方剑雄    你不懂,我救不了他们,我能做到的是接走你们!
白燕坪    你也救不了我们!
方剑雄    为什么?
白燕坪    你到后院那口井里看看,有两个日本鬼子就永远的葬在那儿啦!
             (欲走)
方剑雄    白燕坪!你要干什么?
白燕坪    鸣钟报警!
方剑雄    我以一个帝国军人的名义命令你,马上跟我走!(拔出短, 剑)不然的话……
白燕坪    怎么?难道你敢杀了我?
方剑雄    燕坪,麒麟村才几个人?就在前几天,我带领了三千日本官兵,血洗了马塘庄。因为这是
             战争,战争是无情的,是残酷的,是血淋淋的……
白燕坪    (击方剑雄一耳光)败类!
方剑雄    (扬起短剑)你不要逼我!
             [白燕坪欲走。方剑雄强阻,推搡中,短剑误刺白燕坪。
方剑雄    啊!(扑向白燕坪)燕坪,燕坪,我不是有意的。
白燕坪    (挣扎起身)呸!汉奸!(大声喊叫)来人哪!
             [情急中方剑雄又刺白燕坪。
             [白燕坪含恨倒地。
             [方剑雄不知所措地望着白燕坪。
方剑雄    天哪!我干了些什么呀? (仓惶逃下)
白燕坪    方剑雄,你好狠的心。
白燕坪    (挣扎着倒下)来……人啦!
             [方大姑、娟红急上,“燕坪”!
方大姑    (抱起白燕坪),这是谁干的?这是谁干的?
白燕坪    是……方剑雄!
方大姑    他怎么会杀你呢?
白燕坪    (拔出短剑)他……
方大姑    (惊诧地)天哪!真的是他?!
娟   红    燕坪——!
白燕坪     ……马塘……马塘也是他……
娟   红    啊……?!
方大姑    孩子——!
白燕坪    明天……明天鬼子……快、快、快去报……报……
方大姑    媳妇!
             [白燕坪死去。
方大姑     孩子!
             [方大姑将那条绣满太阳花的红丝巾为白燕坪盖上。
             [缤纷的花雨飘落......
            (伴唱)太阳花哟,花太阳噢,
                        一年一岁又辉煌。
                        天上太阳有一个,
                        花开遍野是太阳。

             [紧接前场。拂晓。
             [一束光打在方大姑身上。
             [回响起方大姑自我心灵的对话。
方大姑    苍天不可欺,善恶人尽知。列代祖先啊,我方家怎么出了这样的孽障啊,怎么办,怎么办
             呢!方大姑主意你自己拿吧,你自己拿吧……
             [启光。
             [方家厅堂。
方剑雄   (失魂落魄地上)娘,刚才你们怎么不在家?
方大姑   你们不也是不在家吗?燕坪呢?
方剑雄   她,她先走了。
方大姑   走了?到哪里去?
方剑雄   讲好了,她先走一步,到省城去帮助我们布置房间,明天一早到江城码头去接我们。
方大姑   你就知道为娘一定舍得离开自己的家吗?
方剑雄   娘,我们还是要回来的,这是孩儿的一片孝心。
方大姑   你的手怎么抖得这么厉害?衣服穿得单薄了吧?
方剑雄   这……
方大姑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忽然地)你丢了什么?
方剑雄   没有,没丢什么啊?
方大姑   (示短剑)你看这是什么?
方剑雄   剑,短剑。
方大姑   燕坪她没有走,她在花神庙里躺着呢。
方剑雄   什么,燕坪她没有死?
方大姑   (证实了)死了。可是她没有闭眼哪。
方剑雄    没有闭眼?那她……不会说什么吧?
方大姑    说了!
方剑雄    说什么?
方大姑    说出了杀她的凶手!
方剑雄    谁?
方大姑    你!
方剑雄    (语无伦次地)娘,我不会杀她的,我怎么会杀她呢?我不会杀她的……, 方大姑 你看着
             我,看着我!我问你,你为什么如此狠心如此绝情?
方剑雄    娘,我不杀她不行啊——
方大姑    为什么?
方剑雄    明天皇军就要来“扫荡”,可她偏偏要鸣钟报警。
方大姑    报警?……(转对娟红)娟红,你不是说要到你娘家去吗?
方大姑    (示意)天色不早,快去呀!
             [娟红欲下。
方剑雄    (拦阻)站住!关键时刻,谁也不能走!
娟   红    我娘家人等我,我一定要回去! (欲下)
方剑雄    (拔枪)
方大姑    你敢吓唬你嫂子!有能耐你把枪口对准你娘!娟红----
方剑雄     你们不要逼我!
方大姑     (对娟红)……看来我们都得听他的啦。去,收拾收拾,让我们母子俩说几句话。
              [娟红下。
方剑雄     娘,我知道,你是最疼我爱我的,我从小吃鱼,你老总是把鱼舌头挑出来给我吃。
方大姑     你还记得?!
方剑雄     记得,记得!我铭刻在心哪!
              (唱)儿行千里母盼望,
                       孩儿思母也挂肠,
                       长夜梦断星月冷,
                       手捧银镯念亲娘,
                       今日接你把富贵享,
                       从此后福寿绵绵长,
                       一旦你头疼脑涨,
                       儿为你煎药端汤,
                       一旦你郁闷不爽,
                       儿为你解开愁肠,
                       逢得娘的生日,
                      儿为你祝寿排场,
                      逢得清明祭扫,
                      儿隆重祭祖还乡,
                      儿是娘的希望,
                      儿保娘的安康,
                      养育之恩没齿不忘,
                      一辈子孝敬,一辈子侍奉儿的亲娘。
方大姑    那好,娘养你二十多年,今天只想听你一句真话。
方剑雄    您想听什么话?
方大姑    你去过马塘吗?
方剑雄    马塘?
方大姑    有人说你去过。
方剑雄    谁?
方大姑    燕坪,死人是不会说谎的,你要是再骗娘,你就亏心啦。
方剑雄    娘,儿子是一名军人,军人就应该服从命令。
方大姑    这么说,你去过马塘?
方剑雄     ……(点点头)
方大姑    你怎么变得这么有出息?
方剑雄    是义父,是我的义父。
方大姑    你不是说他是个精通医道的学者吗?
方剑雄    我的义父是一位由天皇陛下亲授菊花勋章的日本军人!是他培养我去东洋留学,也是他使我
             懂得了什么是光宗耀祖的神圣事业。
方大姑    我明白了,原来是那个日本人造就了你这把东方之剑。
方剑雄    娘,儿的今天,不正是娘所期望的吗?
方大姑    (一怔)我?
方剑雄    娘要儿光宗耀祖,儿如今都做到了呀!
方大姑     ……?!
方剑雄     娘,中国人愚昧落后,靠医道是救不了中国的。 (掏出怀表)娘,不早了,我们赶快动身
              吧。
方大姑     好,走!不过,你得先向一个人辞行!
方剑雄     谁?
方大姑    你的哥哥!
方剑雄    哥哥?娘,我哥哥他在哪里?
方大姑    他在这里,(示灵牌)
方剑雄    啊?我哥哥死了?嫂子你告诉我,我哥哥是怎么死的?
娟   红   (愤恨地盯视着方剑雄)被人杀死的!
方剑雄   你告诉我是谁杀?我一定要为他报仇!
方大姑   剑雄,你听着,你哥哥他是条汉子,他死得值得啦!
            (唱) 日寇凶残来侵犯,
                  黎民百姓遭摧残。
                  多少人流离失所家难返,
                  多少人横遭枪杀死得惨。
                  是仇终需报,
                  是债当偿还。
                  剑豪儿身赴国难上前线,
                  断指人成了抗日好儿男。
                  马塘遭遇——
方剑雄   马塘?!
方大姑   (接唱) 被围困,
                     敌众我寡枪声寒。
                     你哥哥,他们人人气概冲霄汉,
                     个个同仇歼敌顽。
                     剑豪他连中数弹身不倒,
                     男儿血染红江河起波澜。
                     雪了身耻雪国耻,
                     英灵含笑鬼门关。
方剑雄    (哭喊着)哥哥!哥哥啊!
方大姑    剑雄,你要替你哥哥报仇啊!
方剑雄    报仇?报仇……
方大姑    为娘就拜托你了!
方剑雄    (歇斯底里地)娘,我们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方大姑     ……好!听我儿子的。
             [方大姑走至供桌前,从酒壶里倒下一杯毒酒……
             [娟红见状,心中不忍,从方大姑手中夺过酒壶、酒杯……
             [方大姑一阵晕眩……手扶供桌……
娟   红   娘?!
             [方大姑的手碰到了供桌上放着的那个带血的小书包,心中一阵颤抖,耳边又响起小安平在
             白燕坪指教下读书的声音——
白燕坪   人!
小安平   人!
白燕坪   中国人!
小安平   中国人!
白燕坪   我爱我的祖国!
小安平   我爱我的祖国!
            [方大姑毅然决然地又从娟红手中将酒壶、酒杯夺回;端着酒杯,走向剑雄——
方大姑   剑雄,我们这一走,恐怕再也回不来了 (双手端起供案上的酒壶斟酒)来,你饮了这杯酒,向
            列祖列宗,辞行吧!
方剑雄   列祖列宗……(接杯欲喝)
方大姑   (急拦)慢!
方剑雄   娘,你……?
方大姑   娘怕你呛了……
方剑雄   噢……
            [飞机盘旋声。
方剑雄   娘,你不要怕,是我们的飞机。
方大姑  (强忍着)是你们的!
方剑雄  是我们的。
方大姑  喝吧!
方剑雄  娘……
方大姑  你喝了这杯酒,娘就跟你走!
            [方剑雄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方大姑   剑豪、燕坪,娘给你们报仇啦!
方剑雄   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大姑   我今天要我这个孝顺儿子的命!
方剑雄   怎么?你在这酒里下了毒?
方大姑   三杯毒酒,只剩一杯......这是天意啊!
方剑雄   娘,我不能死,我不能死啊!
方大姑   马有垂缰之义,狗有湿草之恩,你这个没心肝的东西!娟红,快去鸣钟报警!(一阵晕眩)
娟  红    (急扶)娘!
方大姑   (怒吼)鸣--钟--报--警!
             [娟红欲下。
方剑雄    (持枪对准娟红)站住!
方大姑    (以身挡住娟红)二十多年了,为娘就等的就是这一天吗?你开枪吧,(怒吼)开枪啊!
方剑雄    (一怔,枪落地)……(捧腹)
方大姑    娟红,快鸣钟报警!
娟  红     娘!
方大姑    快走!
             [娟红急下。
方剑雄   (哀求)娘,你就救救孩儿吧!
方大姑   你药的毒性已经发作,谁也救不了你啦,娘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在你上路后,替你剥下这身
             兽皮……
方剑雄   娘,有道是虎毒不食子啊!你就可怜可怜孩儿吧……你就救救孩儿吧……娘……娘……
            (见方大姑仍不肯救他)你……好狠心啊!
方大姑   (唱)孽子休要怨亲娘,
                    怨只怨,你自酿苦酒,自饮自尝,自己挖坑,自我埋葬, !
                    不杀你,招来鬼子大扫荡,
                    不杀你,全村老少遭祸殃。
                    不杀你,剑豪英灵难告慰,
                    不杀你,对不起燕坪好姑娘。
                    不杀你,清白方家出孽障,
                    不杀你,我是世上糊涂娘。
                    不杀你,国恨家仇都不让,
                    不杀你,方家子孙,叛国投敌,
                    引狼入室,为虎作伥,残害亲人,丧心病狂,
                    千人咒,万人骂,世世代代,被戳脊梁!
                    孩儿断气娘断魂,
                    断不了血肉相连母子情长。
                    儿再恶也是娘的儿,
                    娘再狠仍是儿的娘。
                    娘也和天下的母亲一个样,
                    儿女是自己放飞的希望,一生的期盼和梦想!
                    儿啦!
                    你一岁在娘的怀中惯,
                    两岁甜甜喊亲娘。
                    三岁跟娘把儿歌唱,
                    四岁与娘捉迷藏。
                    五岁聪明识好歹,
                    六岁听话懂短长。
                    七岁读书把学上,
                    八岁帮娘写处方。
                    九岁辨药能算帐,
                    十岁背下诗千行。
                    先生常将你夸奖,
                    说方家要出状元郎。
                    从此娘存梦想,
                    决心要你成栋梁。
                    待儿长到十八岁,
                    送到省府大学堂。
                    你考头名带回奖状,
                    为娘我,颤颤巍巍,捧在手上,轻轻抚摸,热泪盈眶,
                    端端正正贴上墙,
                    四乡八村齐声夸赞娘!
                    想不到啊,想不到,
                   “东方之剑”是魔杖,
                    恩师竟是一豺狼。
                    为娘一生教子梦,
                    神差鬼使付东洋。
                    苍天菩萨你把话讲,
                    列祖列宗你开开腔。
                    同是方家亲后代,
                    却为何正邪两道各一方?
                    憨厚儿成了报国英雄将,
                    聪明儿反倒叛国投异邦?
                    弟兄双双离人世,
                    方大姑痛心疾首遗恨绵长!
                    别时再将儿魂唤,
                    听娘对你寄衷肠。
                    儿到阴曹地府,
                    从头反省一场。
                    不要怨天尤人,
                    自己割瘤剜疮。
                    经得小鬼刑棍,
                    过得阎王大堂。
                    莫要喊冤,莫要悲伤,牢记祖训,不负娘望。
                    洗心革面,弃恶从良,脱胎换骨,转世还阳,
                    知天怒,识人怨,赎罪衍,休傍徨,
                    娘为我的儿,祭坛又烧香,叩求列祖宗,送儿早还乡,
                    我儿从此,正正堂堂。读书行医,忠孝善良,浪子回头,重新做人,为娘来世依然还
                    是儿的亲娘!
            [钟声响起……
            [“太阳花”的主题歌起——
            太阳花,花太阳,
            一年一度又辉煌。
            天上太阳有一个,
            花开遍野是太阳!
            [歌声中缤纷的花雨飘飘洒洒
            [歌声中红色的霞光铺满舞台……

 

点击数:11339  录入时间:2009-10-14 16:49:34 打印此页】 【关闭
 
最 新 资 讯
剧 作 赏 析
理 论 研 究
艺 术 成 就
戏 剧 杂 谈
新 剧 本 通 稿
艺 术 档 案
剧 作 家 风 采
散 文 随 笔
《盐城戏剧》
访 客 留 言
联 系 我 们
 
     首 页  |  最新资讯  |  剧作家风采  |  剧作欣赏  |  戏剧杂谈  |  散文随笔  |  访客留言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0 版权所有 盐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剧目工作室(盐城市戏剧艺术研究所/46821207-0)
     备案号:苏ICP备12020109号 技术支持:盐城通联